夜讀小説網 > 隱龍神醫全文閱讀 > 第627章 【終章】陸地神仙
李亞雀看著蘇牧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心里有諸多疑惑,不管是關于你父母的還是我和你父母的關系。”
“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父母都是很愛你的,他們這么做都是為了你好,甚至為了這個國家好的!”
蘇牧打斷了李亞雀的話:“為了這個國家好,他為何要協助天羅和血櫻破壞龍脈,難道他不知道龍脈對這個國家的重要性嗎!”
謝榮嘆了一口氣:“這是你父親計劃里的一環,你放心,他會妥善的處理好的!”
蘇牧沉默了。
李亞雀接著說道:“為了守護這個國家,你接受的一切都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為此,你父母做出了縝密的計劃,在不傷害你的前提下,粉碎天羅和血櫻的計劃。”
蘇牧看著謝榮道:“母親,對不起,我不該質疑你的!”
他之前就一直感覺好像暗中有著一個無形大手在推動著自己往前走。
現在他終于明白了,那只大手就是父母的杰作。
而他竟然懷疑父母不愛自己,父親要對這個國家不利。
謝榮一把將蘇牧抱在懷里:“這不怪你,都是我們對不起你!”
兩行清淚從她的眼角滑落滴在了蘇牧的臉上。
“好了,你快過去吧,你父親已經準備好一切在等你了!”謝榮摸了摸蘇牧的臉說道。
蘇牧用力的點了點頭:“放心吧母親,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說完蘇牧朝著龍脈所在的方位走了過去。
此刻秦嶺深處。
蘇建航手持釘龍樁屹立在一塊龍頭石之上,手中的釘龍樁散發著詭異的毀滅氣息,仿佛能毀滅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
在他身后,付天羅看著這一幕臉上的興奮已經掩飾不了。
只要毀掉這龍脈,日后他或許能易主大夏!
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蘇牧緩緩的走了過來。
付天羅的目光頓時轉移到蘇牧的身上。
他的臉上有著濃濃的意外:“你竟然能殺了井田景洪那個廢物?”
井田景洪可是宗師巔峰級別的存在,蘇牧不過二十多歲,竟然能將其擊敗。
這樣的天賦簡直是堪稱逆天。
“我答應過你父親不會殺你。”
“現在我可以再給你一個選擇,向我效忠,等日后我入主大夏,你有從龍之功!”
付天羅看著蘇牧興奮的說道:“你們父子效忠于我,到時候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蘇牧笑了笑:“就憑你,恐怕還沒有這個資格!”
“現在我就先殺了你,然后再去阻攔他!”
蘇牧深深的看了蘇建航一眼。
手持釘龍樁的蘇建航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只是他卻沒有任何動作,似乎正等待著時機到來,將自己手中的釘龍樁打下。
“哼,看來殺了井田景洪那個廢物讓你的自信心暴漲了!”
“既然這樣我就陪你玩玩,等你意識到和我之間的差距后,自然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付天羅看著蘇牧身上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
“陸地神仙之境?”
蘇牧臉色大變。
付天羅身上的氣息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宗師巔峰級別的武者。
之前付天羅對井田景洪卑躬屈膝,他一直認為付天羅的實力應該不如井田景洪。
現在看來,這個家伙分明是藏拙了,故意在讓井田景洪小覷他。
這個家伙的心思不可謂不深沉啊!
“不對,應該還沒有到陸地神仙之境!”
付天羅的氣息十分恐怖,但直覺卻告訴蘇牧,他絕對沒有達到那個傳說中的境界。
“你猜的沒錯,我的確還沒有到那個境界,現在的我,可以說是陸地神仙了!”
付天羅看著蘇牧眼底閃過一道精芒:“半步陸地神仙,已經足以睥睨這個世界了!”
“接下來就讓我陪你好好玩玩!”
付天羅緩緩的朝著蘇牧走了過去。
在這強大的壓力下,蘇牧不敢有絲毫的小覷,將自己的精氣神提升到了巔峰。
金色的鱗片覆蓋全身,雙眸中也閃過一道龍影。
“哦,有點意思!”付天羅看著蘇牧身上的變化愣了一下。
哪怕是他都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難怪年紀輕輕就能擊殺井田景洪!
“可惜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不值一提!”
付天羅一掌朝著蘇牧拍了過去。
蘇牧頓時倒飛了出去,一口殷紅的血液從他的嘴里噴了出來。
蘇牧緩緩起身,擦掉自己嘴角的血液表情凝重到了極點。
原本以為就算付天羅是半步陸地神仙,自己也應該能有一戰之力。
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小看這個家伙了。
畢竟能走到這一步,定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他平時可以做到越階殺敵。
但現在可就行不通了。
只是蘇牧依舊不愿意放棄。
他身上戰意盎然,右手變成一只龍爪朝著付天羅探去。
“現在就讓我你看看和我之間有著多大的差距。”
付天羅挺起了自己的胸膛,顯然他想要憑借肉身硬撼蘇牧的攻擊。
一路走來,蘇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鄙夷。
體內的龍脈精粹和龍怨之力被他提升到了極致。
只是即使這樣,這一爪也只是將付天羅的上衣打碎,胸口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蘇牧絕望了。
他已經用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招式,可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依舊沒有任何作用。
付天羅看著蘇牧嘴角勾了起來:“不錯,竟然能破我的防,你足夠自傲了!”
而這時,旁邊的蘇建航動了。
感受著蘇牧身上逸散出來的那一絲龍怨之力,他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手中的釘龍樁釘了下來。
頓時一道凄厲的龍吟聲響了起來。
整個秦嶺都顫抖了一下。
付天羅大喜:“計劃終于成功了,秦嶺龍脈被毀之后我就可以著手其他的計劃了!”
“蘇建航,這次你大功一件!”
蘇建航的嘴角溢出一絲血液。
破壞龍脈,對風水師來說是一件違背天地意志的事情,必然會受到反噬。
“你高興的太早了!”
蘇建航聞言慘笑了一聲。
“你什么意思?”付天羅眉頭微皺:“如今龍脈已經被毀了,大夏還能逆天不成?”
蘇建航笑了笑:“誰告訴你龍脈被毀了?”
現在龍脈的龍怨之力散發出來了,如果不處理的話,那么必定這龍脈必定會報復。
而這必定會對這個國家造成恐怖的威脅。
這也是龍脈關系國運的原因。
但如果龍怨消失了,那么龍脈就會歸于平靜,到時候他再施展秘法,定能無虞。
到時候自然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你什么意思,我都能感受到這滔天的怨念!”付天羅眉頭皺了起來。
這時,蘇建航看向了蘇牧:“蘇牧,你準備好了嗎?”
蘇牧臉上滿是震驚。
他現在才知道父親的計劃究竟是什么。
竟然連自己那位祖師都被他算計進去了。
這樣的能力簡直堪稱恐怖。
之前自己在祖師那里得到了一條完整的龍脈精粹,而想要突破到陸地神仙之境,必須再吸收一條龍脈完整的龍怨。
這樣達到平衡后才能突破。
而蘇建航竟然幫自己將龍怨給準備好了。
想起之前自己對父親的猜疑,蘇牧更是感到愧疚難當。
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準備好了!”
蘇建航雙手掐印,口中念念有詞。
那黑色的龍怨在蘇建航的引導下轉向了蘇牧。
再加上蘇牧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絲龍怨之力,這令得完整的龍怨如同找到了同類一般,朝著蘇牧涌了過去。
“你瘋了,你想害死你兒子嗎?”
龍怨之力多么恐怕,他曾經體驗過一次。
當時的他已經是宗師巔峰了,可緊緊是一件古器上逸散出來的龍怨,就差點讓他離開這個世界。
而這里,可是一條龍脈完整的怨念。
莫說蘇牧,就是自己都吃不消!
龍怨如題,蘇牧的身體開始發生了變化。
金黑兩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交替出現,給人一種十分妖媚的感覺。
蘇牧的眼睛此刻更是一個變成存粹的金色,一個變成深邃的黑色。
蘇牧感受到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肆虐。
他匆忙運轉起來隱龍醫經,這兩種力量終于開始緩緩的出現融合。
金色和黑色的能量向融,竟然緩緩的變成了存粹的青色。
就像是大夏傳說中的青龍的顏色一般。
旁邊的付天羅看到這一幕頓時升起了濃濃的危機感。
“不行,必須阻止他!”
付天羅朝著蘇牧沖了過去,想要將這隱患鏟除在搖籃里。
可是他還是小看了龍怨和龍脈之力的恐怖。
只是剛剛到蘇牧身旁,就被逸散出來的能量擊退,一口老血就吐了出來。
付天羅的不安更是已經達到了頂點。
顯然現在他沒有辦法阻止蘇牧進行蛻變。
這時,他的目光落在了蘇建航的身上。
“既然對付不了你,那就那你父親來威脅你!”
付天羅朝著蘇建航沖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蘇牧的眼睛緩緩睜開,一道超凡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定!”
只是簡單的一個字,付天羅的身體頓時停留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蘇牧緩緩睜開眼睛,此刻他的眼眸散發著璀璨的青色光芒。
“陸地神仙,你竟然突破到陸地神仙之境了?”
付天羅作為半步陸地神仙的強者,自然能感受到蘇牧身上氣息的變化。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竟然突破到了陸地神仙之境。
這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意圖霍亂我大夏,當誅!”
蘇牧伸手虛握,付天羅的身體直接炸裂。
蘇牧一步踏出已經來到了蘇建航的身旁:“父親,您沒事吧?”
蘇建航搖了搖頭:“只是遭到了些反噬。”
蘇牧這才松了一口氣。
不過他看著明顯出現了異動的龍脈道:“父親,這龍脈還有辦法修復嗎?”
蘇建航點了點頭:“當然有,你就能修復!”
“我?”蘇牧愣住了。
他可不是什么風水師啊!
蘇建航笑了笑:“你才是這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
“隱龍醫經,你以為只是針對人類的一本醫書嗎?”
蘇牧心頭一震:“您的意思是?”
蘇建航點了點頭:“隱龍醫經本來就是先賢創造出來用來駕馭龍脈的存在。”
“你現在突破到陸地神仙之境,對隱龍醫經應該有了更深的認知了。”
蘇牧點了點頭,盤膝坐下,開始參悟隱龍醫經。
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
終于蘇牧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道神芒閃過。
“父親母親,幫我護法,我要醫治龍脈!”
說完蘇牧直接飛身來到了龍脈上空。
一道道精純的龍脈之力在他手中凝聚出了一根根足有幾米長的針。
蘇牧不停騰躍,手中長針落在了龍脈各處。
體內的真氣如潮水一般宣泄而下。
龍脈剛剛受到的損傷緩緩修復,一道正大光明的氣息從龍脈之上散發出來。
這時,一條龍形虛影出現,龍影深深的看了蘇牧一眼,龍首微垂,似乎是在感謝蘇牧。
蘇牧微微頷首,龍影再次進入龍脈之中消失不見。
京都皇宮。
蘇牧一家三口屹立在大殿之上。
國主看著蘇牧臉上露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護國公守護龍脈,覆滅天羅和血櫻,國之柱石當之無愧,現冊封護國公為逍遙王,爵位世代相傳!”
“多謝國主!”
大夏第二尊異性王出現,普天同慶,整個大夏都喜氣洋洋。
而今日,逍遙王府更是張燈結彩。
今日,蘇牧正式迎娶柳依依和蕭若依。
整個大夏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親自過來祝賀,就連國主都派人送來賀禮。
在蘇建航夫婦和蘇志遠夫婦兩對父母的見證下,結為夫婦,成為大夏一件美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