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妖夫在上林夕煜宸 > 第1498章 互相傷害

陸仙兒緊張的搖頭,連連否認,“不是我。思煢,我們是朋友,你怎么能這么想我!而且,你一直在幫我,我哪里有理由害你?”
陸仙兒臉上神情是情真意切,一點不像在撒謊。
但小思煢卻并不信她。
小思煢盯著陸仙兒,逼問,“我也想知道我一直在幫你,你又為什么要害我!”
“我沒有害你,我不知道你對我的誤會是從哪里來的。”陸仙兒急得要哭出來了。
“你!你可真會演戲!”
小思煢被陸仙兒氣得跺腳,她拿不出證據證明是陸仙兒殺人,所以她拿陸仙兒毫無辦法。
楚淵看小思煢一眼,然后轉頭對胡錦月,笑著道,“狐貍,我覺得你應該回避一下。”
胡錦月一臉懵,“為什么?楚淵,你該不會懷疑我跟陸仙兒是一伙兒的吧?”
楚淵神色僵了一瞬。
他是真的搞不懂胡錦月是什么腦回路!
楚淵張開嘴,他是想解釋的,但轉念一想,胡錦月這樣的智商,他有什么必要跟胡錦月解釋呢?
楚淵嘆了口氣,不理胡錦月了。
他拍拍小思煢,“小思煢,你這樣問是問不出什么的,還是讓我來吧。”
小思煢點點頭,退到了胡錦月身旁。
陸仙兒躺在沙發上,因為是被冷水潑醒的,她渾身濕透,頭發黏在臉上。蒼白的小臉上掛著水珠,眼眶泛紅,看上去無辜又可憐。
楚淵走到她身前,低頭看她,眼中只有冷意毫無憐惜,“陸仙兒,劉天賜是不是你害的,劉天賜的女朋友是不是你殺的,這些我都不感興趣。我現在只想知道藥王谷在哪兒?你把藥王谷的地址告訴我們,這口黑鍋我們幫你背了。在學院里,你愛怎么折騰怎么折騰,我們絕不會再找你麻煩,如何?”
陸仙兒把頭轉向一側,不看楚淵,同時倔強的道,“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做出出賣藥王谷的事情!”
“好,有骨氣。”
楚淵綻開笑容,看向陸仙兒的目光透出欣賞,可說出口的話卻殘忍冰冷。
“那你現在就去死吧,我給你證明對藥王谷忠心的機會。”
話落,楚淵出手掐住陸仙兒的脖子,就把陸仙兒從沙發上提了起來。
陸仙兒神色驚愕。
她顯然沒想到楚淵竟真的會對她下手。
短暫錯愕后,陸仙兒開始掙扎。
楚淵掐著陸仙兒脖子的手不停加大力度,一副要扭斷她脖子的架勢。
一開始陸仙兒還在偽裝柔弱,打算靠賣慘讓楚淵放過她。可很快,她就察覺到楚淵是真的要殺她。她再不盡全力反抗,她就要被楚淵掐斷脖子弄死了!
為了求生,陸仙兒用出了全力。
她召喚出十二根銀針,對著楚淵就刺過去。
楚淵甩手,把陸仙兒甩飛到一邊,并且迅速后退,躲開銀針的攻擊。
陸仙兒被楚淵扔回沙發上。
她后背狠狠撞在沙發靠背上,沙發被她撞得翻過去。她又從沙發靠背上滾落到地上,恢復呼吸,空氣涌入身體,嗆得陸仙兒一陣咳嗽。
她趴在地上,邊咳嗽邊抬起頭,警惕的看向楚淵。
她臉漲得通紅,眼眶也是紅的,眼睛里蓄滿淚水。
雖然有淚,但她的樣子卻不再軟弱,她像是一只立起了滿身尖刺的刺猬,充滿了攻擊性。
“原來這才是你的真面目,”楚淵垂眸看她,黑眸里帶著笑,“你這幅樣子比你嘰嘰歪歪的那副樣子好看多了。”
估計是沒想到楚淵竟會突然夸贊自己,陸仙兒愣住,看向楚淵的目光滿是不解。
楚淵轉頭看向小思煢,“我測試過了,以她的能力,殺劉天賜女朋友或許能辦到,但害你失去修為,她做不到。”
小思煢并不是中毒,而是滿身修為被抽光了。
陸仙兒沒這個本事。
胡錦月皺眉,“不是陸仙兒,那誰還能對小思煢下手?我們剛來這里,認識的人不多,結仇的人就更少了。”
楚淵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小思煢。
面對楚淵的眼神,小思煢神色有些不自然。
她往胡錦月身后躲了躲,然后像是想起什么,對著楚淵說道,“就算我不是她傷的,那劉天賜,還有劉天賜女朋友,他倆的事是不是她干的?楚淵,這個得讓她說清楚吧。”
楚淵是不想多管閑事的,在他看來,他要管的事情就兩樣。
一,查到藥王谷的地址,確定一下陸仙兒的藥王谷與林夕當年去的藥王谷是不是同一個地方?
二,查到害小思煢的兇手,防止小思煢再受到傷害。
其他的事跟他無關,他沒興趣也不想管。
只是現在小思煢提起,楚淵覺得還是應該給小思煢一個解釋。
楚淵看向陸仙兒,沉思片刻后,道,“你來自藥王谷,來到這里后,因你的身份,你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和喜歡,
你喜歡這種感覺。可隨著時間變長,你身份的特殊性不再吸引人注意,而這時又恰好舉辦仙門大比。劉天賜是學院最出色的弟子,同時他也是奪冠的熱門人選。
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劉天賜身上,這是你不能接受的。這是你害人的理由。”
陸仙兒還沒從楚淵夸贊她的驚愕中回神過來,現在又猛然聽到楚淵的這些猜測。她一時沒做好表情管理,眼中流露出陰狠之色。
不等陸仙兒狡辯,楚淵又道,“陸仙兒,我已經說過了,我對你殺人沒興趣,所以就算這倆人是你害的,我也不會為他們報仇。相反,如果你愿意說出藥王谷的位置,我可以幫你獲得學院內所有人的追捧。”
陸仙兒愣了愣,“所有的追捧?這如何獲得?”
陸仙兒雖沒承認,但從她的問話就能猜出,楚淵對她的那些推測是對的。
楚淵隨意的道,“這個很簡單,讓你成為學院的明日之星,成為比劉天賜更強,更能代表學院的精英學生就可以了。在這里強者為尊,你成為強者,自然能獲得別人的關注,這比你裝柔弱,搞小動作獲得的關注多多了。”
陸仙兒感興趣,但她并不相信楚淵。
“成為強者很難。”陸仙兒道,“修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增強的,這需要天賦,還需要極長的時間,我不是天才,我無法短時間變強。如果你假裝我,讓我出盡風頭,那將來我也會有被拆穿的一天。這種關注是飲鴆止渴,我將來會死的很慘。”
楚淵輕笑,自信的道,“陸仙兒,你不是天才,但我有辦法讓你變成天才。秘境試煉要開始了,從秘境里找到的所有寶物,我都會用在你身上。我會幫你洗髓換骨,讓你成為這個世界最耀眼的天才!”
楚淵的自信感染了陸仙兒,陸仙兒看向楚淵的視線慢慢變得灼熱起來。中信小說
她深吸幾口氣,最后道,“如果你能做到,事后,我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
“好。”
說完,楚淵轉頭看向小思煢,“小思煢,跟我進屋,有些事我要跟你聊聊。”
小思煢有些緊張,不情愿的往胡錦月身后躲了躲。
胡錦月心疼小思煢,見小思煢不愿意,便開口道,“楚淵,你這么兇干什么,你都把孩子嚇著了。有什么事在這兒說就行,難道還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嗎?”
楚淵沒理胡錦月,眼睛看著小思煢,“小思煢,你確定這些話讓我在這講?”
小思煢眸色冷下來,她輕輕拽拽胡錦月的衣袖,乖巧的道,“胡錦月,楚淵是老朋友,他不會傷害我。你留在這看著陸仙兒,別讓她跑了,我和楚淵進屋聊。”
胡錦月還想說什么,小思煢壓低聲音,湊近胡錦月道,“楚淵跟我聊什么,我會偷偷告訴你的。”
聞言,胡錦月滿意一笑,夸贊小思煢,“還是小思煢對干爹最好。”
小思煢對著胡錦月露出一個甜甜的笑,然后轉身先進了臥室。
小思煢離開后,胡錦月嘚瑟的對著楚淵挑了下眉,“楚淵,你瞞著我有用嗎?我有小思煢,她最向著我了,她不會瞞我任何事!”
看到胡錦月一臉的自信,楚淵忽然生出一種對他的同情。
楚淵用一種一言難盡的眼神盯著胡錦月看了一會兒,然后轉身走向臥室。
他本不想提醒胡錦月的,因為他覺得提醒了也沒用,以胡錦月的腦子,他想不明白。
可畢竟是兄弟,楚淵深吸口氣,還是轉頭對著胡錦月道,“狐貍,你和小思煢是不是遇到過穆霖?”
穆霖是個白切黑,小思煢跟穆霖屬性相同。
楚淵想暗示胡錦月這一點。
可胡錦月眉頭一皺,一臉懵逼,“楚淵,你突然提穆霖干嘛?是不是小弟馬讓你找穆霖?”
楚淵,“……”
就知道他想不明白,我真是白多這一句嘴!
楚淵搖搖頭,沒再搭理胡錦月,轉身進了臥室。
關上臥室門。
小思煢坐在床上,昂頭看著楚淵,少女的笑容乖巧甜美,“楚淵,你找我要說什么?”
“狐貍沒在這,收起你這一臉的天真無邪。”楚淵道,“還有,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可以不叫狐貍干爹,但咱倆輩分不能亂,你該叫我一聲叔叔。”
小思煢神色冷下來,她眼睛瞇起,整個人一下子從甜妹變成了陰郁強大的女王。
“楚淵叔叔,你該不會向我爸媽告狀吧?”
即使小思煢刻意偽裝,但楚淵還是一眼看穿了她在緊張。
畢竟還只是一個孩子,有心眼,但不多。
楚淵輕笑,伸手揉揉小思煢的發頂,目光都變得和藹起來。
“小思煢,你父母很開明,他倆要是真的反對,當初你母親就不會主動提出讓胡錦月跟著你。還有,我不喜歡傳閑話,所以只要你不鬧騰的過分,你所做的事情就不會傳入你父母的耳中。”
聽到楚淵這樣說,小思煢長出口氣。
接著,楚淵又道,“說正事。小思煢,冷顏其實是被你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