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王妃被掛城門三天,醒來送全家棺材板 > 第360章 還想污蔑我們家爺?呸!做夢!

清堂之中,一片詭異的寂靜。

云知微依舊坐在椅子之上,好整以暇地似乎等待著什么。

“云姑娘,您不是要找證據嗎?現在還在等什么?”下方的侍衛早已經不著痕跡之間,輕輕呼出了一口濁氣,然后往前去,滿面輕松詢問。

“不著急。”云知微淺淺的瞇著眸子,淡聲說道。

說話之間,她甚至還輕打了個哈欠。

“這早上醒的太早了,還真有點犯困了。”

侍衛不屑的看了一眼云知微。

滿心卻是嘲諷。

他猜測,云知微一定是發現了什么。

所以特地派蕭六蕭八去找人。

可是啊。

他們注定找不到那個人了。

侍衛眉頭動了動,“行吧,那我們就跟姑娘你一起等吧。”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圍觀在外頭的百姓們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隱隱約約開始窸窸窣窣地攀談起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晌午時分。

眾人都已被耗盡了耐心。

那侍衛轉頭看了眼外頭的天色。

“云姑娘,看來今日是等不到這個答案了,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們不客氣。皇上可是吩咐了,務必要將清堂查封!現在時間已經快過了,就先將清堂封住吧。”

侍衛說著,驟然一個抬手,毫不留情地說道:“封住清堂!至于這里頭所有做棉衣的人,也全都一并帶走,仔細審查!”

清堂之內,再度一片混亂。

那群老弱病殘,無不驚恐有加,人群之中,已經隱隱約約有些許哭泣聲襲來。

今日這一出,他們都生出了不祥的預感。

清堂一旦被查封,他們從此也便徹底完了。

這一聲吩咐下,身后一群侍衛已經隨時準備動手。

云知微沉下眉頭。

銀針再起,尚且不等那群人再動作,他們只覺手臂一陣發麻,動作下意識地停下。

侍衛們全都驚恐的瞪大了眼。

為首的侍衛更是不可思議的望著云知微,整個人的眼神如同見了鬼一般。

片刻之后,他終于回過神來。

“云姑娘,你到底要干什么?事已至此,你難道還非要跟我們作對,跟皇上作對嗎?”

云知微依舊滿身慵懶。

“急什么?這不是時間還沒到嗎?”

“你們這么著急,倒是讓我覺得做賊心虛想要迅速結案。”

云知微輕輕地笑著。

絕艷無雙的臉上,雙目微眨,像極了狡黠的小狐貍。

侍衛深吸一口氣,“云姑娘,不要再拖延時間了?我知道你想繼續拖延下去等人來幫你,可是今日你注定等不到了。”

就在剛才他特地靜悄悄地吩咐了幾個侍從前去,將那個替他們調換棉衣的內鬼擊殺。

雖然他們早已經將那人關押在一個很隱秘之地。

可是這個云知微實在是太邪門了。

他們不敢去賭。

他們知道,一旦那個人落在云知微手中就完蛋了。

與其如此,倒不如將他殺了。

自此徹底死無對證。

侍衛瞇著眼睛,估算著時辰。

這過去那個神秘地方的時辰,應該也差不多了。

那人定已死無葬身之地。

想到這里,那侍衛長舒了口氣。

這一次,他眼神堅定,卯足了勁兒。

“云姑娘,我們已經一再忍耐你許久,但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今日我們必須要封了清堂,捉拿里頭所有人。”

“無論是你,還是其余人,就是敢擋我們者,休怪我們不客氣!”

侍衛再度揚手。

整個大堂再度一陣喧囂。

一群侍衛們已經再往前去,就要將所有人徹底抓住。

云知微眼眸微微一凝,眼底已是翻滾起了冰冷的殺光。

她瞇了瞇眼睛,就準備再度拖延時間。

卻就在此時,外頭也是有幾道匆匆的馬匹聲襲來。

緊隨而至的,是幾道匆忙的聲音。

“云姑娘,屬下回來了!”

高亢的聲音響在了清堂之外。

外頭聚集的百姓們,早已紛紛朝著兩側避讓,讓出了兩條道兒來。

只看到,蕭六風風火火大步往前踏來。

大堂之中,云知微聽著這道聲音,整個懸著的心徹底安放了下去。

她眸子之中所有的戾氣全都散去,眼底一寸寸的燃起了明媚的笑意。

“如何?我要你們去抓的那個人,可曾捉拿回來?”

蕭六淺談一聲,“可惜了。”

云知微眉頭一挑。

下方的侍衛原本在看著蕭六歸來時,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可現在看著他那一臉惋惜的樣子,侍衛再度滿心的暢快。

他就知道。

他們家那個人藏的那么嚴密,即便是云知微發現了什么,想去找那個人,也都根本不濟于事,根本是尋不到的。

“哼,云知微,我們已經給出了你顏面了,我勸你……”

那侍衛冷哼一聲,還想要再說話。

蕭八此時已經迅速一手扛著一個麻袋,迅速跟著過來,毫不留情地,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蕭六站在前方,突然抬起頭來,那張冷若冰霜的臉上,全是不屑。

“可惜了,接著你們的計劃,注定要落空了。”

“就憑你們,還想污蔑我們家爺?呸!做夢!”

蕭六話落,下方的侍衛臉上的笑容驟然僵住。

他驚訝地低下頭來看著地上的麻袋。

伴隨著蕭八毫不留情,一劍斬開麻袋,里頭的兩道身影徹底展露了出來。

那為首的侍衛剎那之間,臉上血色頓失。

整個人滿面煞白,踉蹌著朝后方退去兩步。

周邊圍觀的百姓們,原本都等待得有些不耐煩了。

此刻看著地上麻袋之中的兩道身影,人群已是再度炸開了鍋。

“這人,這是我記得!就是這群侍衛之中的兩個!他們怎么會在外頭?怎么會被攝政王的侍衛抓回來?”

人群之中又有人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氣。

“方才最混亂的時候,我就看到這幾個視頻,鬼鬼祟祟的往外踏去。看他們的樣子很著急,我還以為是有什么大事!怎會出現在此?”

“云姑娘方才說,攝政王的侍衛是去找證人!難不成,這證人就跟這些侍衛有關?”

一番番議論聲,在耳畔層出不窮。

整個大堂之內,頓時氣息攀上了巔峰,抵達到極致!

剛才還占據上風的那些侍衛們,此番突然亂了陣腳。

為首的侍衛更是鐵青著臉,那握著長劍的拳頭,越來越緊。

他深吸幾口氣,分明想要再說些什么。

云知微這時也皺起眉。

“怎么回事?為什么會將這兩位官爺抓回來?”

蕭八甩了甩自己的手臂。

“回姑娘,您說發現了棉衣異常,懷疑是有人特意將那棉衣提前塞在清堂之中。恰好今日,清堂中的朱管事不在,屬下就按照您的吩咐,前去他家中尋找朱管事,想要了解個具體情況,結果剛找到朱管事的時候,就看到這兩個侍衛試圖對朱管事下手!屬下覺得事情不對勁,就打暈了他們,將他們一并帶回來了!”

云知微看似若有所思的樣子。

旋即滿眼好奇的望著為首的侍衛。

“是這樣嗎?還煩請閣下給我一個交代。”

而那侍衛早已整顆心沉入了谷底。

恰是此時,有一根銀針不著痕跡的刺入了他的頭頂。

那侍衛竟是脫口而出。

“這不可能!朱管事怎么可能在家里?他早已經被我們秘密關押起來!你們在胡說八道!”

此言既出,四方嘩然。

云知微則是一眼幽深狡黠的光芒——

唔,她的針法,好像又提高了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