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沈婉宋恒 > 第1928章 惡心盤算

“封兒讀書呢?”雷氏笑著問。
杜峰不耐煩地皺了皺眉,“這還用問嗎?”
雷氏臉上的笑一僵,她這幺兒什么都好,就是脾氣不大好,對家里人說話有些沖。
她訕笑著道:“娘給你說個事兒。”
“什么事兒?”杜峰依舊不耐煩地問,在心里嫌棄他這個娘事兒多。
她最好是有正經事兒要說!
雷氏掃視了一眼四周,壓低了聲音道:“你覺得前日和娘在巷口說話的那姑娘怎么樣?”
前日,她拉著江水在巷口說話,峰兒下學回家時看見了的,還喚了她一聲娘呢。
他是見過江水的,而江水也見過他,當時江水聽她說這是她的小兒子,還多看了峰兒兩眼呢。
江水要是知道,能給她家峰兒做妾,可不得立馬答應。
畢竟,像她那樣的人,正經男人誰愿意娶她呀。
“什么姑娘?”杜峰壓根兒就不記得了。
雷氏道:“就是云沈繡坊新來的江水姑娘,五官端莊,就是腳有些瘸走路一拐一拐的。”
杜峰一聽是個瘸腿的姑娘,便一臉嫌惡地道:“娘問我一個瘸子怎么樣做什么?”“小聲些。”雷氏忙道,“那江水姑娘雖然還是個瘸子,但是她還是個云英未嫁的姑娘呢,模樣生得也不算差。而且又在云沈繡坊做事,這一年到手的銀子可不少
。”
“一年少說也有一兩百兩銀子,娘是想,讓你納她為妾,給你掙錢讀書。你日后便是想考秀才,考舉人,考進士的花費不就不用愁了嗎?”
雷氏總共有一女兩子,男人是一個泥瓦匠,靠著祖傳的手藝,在城里置辦了宅子。
公公已經去世了,上頭還有一個七十歲的婆母,就住在正屋的耳房里。
為了二十兩銀子的彩禮,女兒遠嫁到兩百里外的地方去了。
大兒子跟著他男人做泥瓦匠,一個月兩個人加起來,也有個接近二兩銀子的進項,但要養活這么一大家子人,還要供一個讀書人,還是有些捉襟見肘的。
其實按照正常家庭來說,一個月二兩銀子,供一個讀書人,這日子還是能過得很寬松的,說不定還能存上幾兩銀子。
但是杜峰這個讀書人太能虛榮了,喜歡跟書院有錢的公子哥兒們一起混,筆墨都要用好的,還總出去宴飲,這花銷就大了。
杜家做夢都想家里能出一個當官的,所以就算杜峰二十多了還只是個童生,也還一直供著他。
杜峰一聽,露出一副為難的神色,“這……菱娘怕是不會同意吧。而且若是讓同窗知道我納了一個瘸腿的小妾,還不得笑話我。”
作為住在繡坊對面的人,他也是知道這繡坊的繡娘,和那織坊的織娘們是有多掙錢的。
若是讓他納一個繡娘為妾,那日后自己就不用為了銀子發愁了,也不用在輪到自己宴請時,就各種找借口躲過去了。
還能買更多的書,用更好的筆墨了。
杜峰是有些心動的,但又怕妻子不同意,更怕被同窗知道了遭他們笑話。
他這個人是最好面子的。雷氏聽兒子這么一說,就知道他心里是樂意的,只是有一些顧慮,便笑著說:“咱們就趁菱娘不在家這段時間,把這事兒給辦了。
你爹你奶肯定是不會有意見的
,巴不得娶一個能掙錢的人到家里來,供你讀書呢,給你生一個兒子呢。”
“等生米煮成了熟飯,也由不得菱娘她同不同意了。再說了她進門這么多年了,就只生了一個丫頭片子,連兒子都沒生一個。”
“你要納妾,她又有什么資格不同意?”雷氏說話時,眼睛朝上看,嘴角朝下扯,那表情別提多嫌棄了。
她對這個幺兒媳婦最不滿意的一點,就是她只生了一個丫頭片子,而且這么多年了,也沒懷上一個二胎。
也不知道,日后還能不能再生了。
這么多年了都沒再懷上,她這心里還是有些擔憂的,也不能讓兒子被這個不下蛋的母雞給耽誤了。
聽娘這么一說,杜峰的顧慮就打消了一個。
娘說得極對,菱娘這么多年了都沒為他生下一個兒子,反觀大嫂兒子都生兩個了,這會兒又懷了一個孩子,再有幾個月就又要生了。
他不納妾,讓小妾為自己一個兒子,難不成要等著絕后不成?
此事本就是菱娘對不起他,她若是個懂事的,就該主動為他納妾。
“至于你那些同窗……”雷氏又道,“只要你不說,誰又知道你納了一個瘸腿的小妾?”
“而且那江水就是納進家門給你生孩子,給咱們家賺錢的,你又不用帶著她出去。除了咱們周遭的這些人,誰又知道你納的小妾是瘸子。”
杜峰的顧慮全部被打消了,“那此事就由娘你來做主了。”
“好勒。”雷氏笑著應道,“這事兒就包在娘身上了。”
“那峰兒你繼續讀書,娘先回屋了。”說罷,雷氏屁股一扭,便轉身回了屋。
杜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暢想了一下自己納妾后的生活,紅光滿面地回了西廂。
他一離開,一個挺著大肚的年輕婦人,便從堂屋的門后走了出來,目光看著西廂的方向,臉上掛起了一抹嘲諷的笑。
這人不是旁人,正是雷氏的大兒媳靜娘。
她早上聽了婆母的安排,正打掃堂屋呢,沒想到卻聽到了婆母和小叔子的這一通盤算。
這盤算可是夠惡心的,不管是對菱娘還是對那江水姑娘。
她們要納人家為妾,就是為了圖人家賺的錢,自然也不會真心待人家,
這日子自然是也不能好過的。
趁著人家菱娘回家伺候母親去了,就想瞞著人家納房妾,這不但惡心也是欺負人。
不過,靜娘并不打算,給妯娌通風報信。
菱娘嫉妒她生了兩個兒子,又仗著娘家有好幾十畝田,條件比她娘家好,對她說話夾槍帶棒的不說。
還拿著娘家的東西
,籠絡奶奶和公婆,惹得奶奶和公婆對她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還看不起她娘家人。
自己為啥要當好人給她通風報信?
再說了,現在家里也沒分家,小叔子納一個一年能掙一兩百兩銀子的人回來,這銀子她們大房可也是有一份兒的。日后,她兩個兒子讀書的銀子,也就不用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