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阮蘇薄行止小說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大結局 樂琳番外

番外。
薄樂琳一覺醒來,感覺渾身輕松。
她翻了個身,望了一眼窗外的太陽,隱約好像有點春天的跡象。
她打了哈欠,然后去洗漱。
吃早餐的時候就碰到膩歪得令人生理不適的兄嫂,這對新婚小夫妻。
死虐她這個單身狗。
“你們兩個不去結婚旅行嗎?”薄樂琳無語的看著薄宴錚和沈喬。
“要去的。”沈喬甜蜜的回答,“吃完早飯我們就出發去機場了。”
“行吧,祝你們蜜月旅行快樂。”薄樂琳說完就站了起來,這早餐是真沒法吃了。
吃得惡心。
她站在門口了一會兒總覺得自己好像將什么東西給忘了一樣,她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也沒有想起來,干脆不想了。
直接拿了車鑰匙準備去隊里上班。
她望著車庫里面的一輛機車,她好像很久沒有騎機車了,干脆騎一下?
想到這里,她又回去換了機車鑰匙。
發動了機車以后,她就駛出了車庫,朝著隊里的方向而去。
今天是隊里招新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有亮眼的新人加入到隊里來。
想到這里,她就更期待了。
還沒有到特異隊大院,遠遠的她就看到排了長長的隊伍,幾乎都是過來面試的新成員。
有男有女,胖瘦高低的都有,她將機車停好以后,就慢悠悠的打量了一下這些來面試的新人。
有一個隊員看到她就立刻打掃呼,“琳隊!”
薄樂琳清脆的聲音響起,“嗯,半個小時以后十人一組進行測試,淘汰制,我親自坐鎮測試他們。”
“聽令!”隊員立刻領命,“聽到了沒?十人一組,我們琳隊親自面試你們!都給我打起精神,拿出十二分的能力出來!”
“聽說特異隊非常的難進。”
“我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你們真的有特殊功能嗎?”
“沒有啊,聽說要那種體能好得不得了的才能進去。”
這些新人們悄悄的討論著,看到薄樂琳以后他們更緊張了。
很快,面試就開始了。
薄樂琳和孟觀硯還有幾個副隊一起坐在考官席上,觀察著這些新人,然后對于他們的表現進行打分。
考核的內容也非常的多樣化,不僅有體能,還有臨場應激發揮,還有智商測試等等……
薄樂琳越測試越覺得沒意思,“沒有幾個好苗子,都太一般了。”
“的確是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孟觀硯也點了點頭,對于這些新隊員沒有什么興趣。
“下一組入場!”
隨著這一聲高叫,十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到了考場上。
薄樂琳原本興致缺缺,都準備離開不再參加考核了,結果突然一個男人吸引了她的視線。
男人一身結實的肌肉,古銅色的皮膚,看起來健康又惹眼,不僅如此,他那張臉龐長得非常的俊朗,看起來很陽光。
他的體能表現測試直接超過了同組其他九個人,可以說是遙遙領先。
薄樂琳不由得又坐到了位置上,挑了挑眉望著他。
“這個69號不錯。”
【明天早上完結感言會換掉,換成番外的內容】
大結局了,薄宴錚他們幾個的終身大事也都結束了。
感謝寶寶們這三年多來不離不棄,我真的沒有想到完結的時候竟然還有這么多寶寶陪我,一直走到大結局。
謝謝你們,愛你們。
一千多個日夜的陪伴,寫了五百w字的心血。
有時候真的都堅持不下去,但是幸好,我還有你們。
看到有不少寶寶反饋說后半部分沒有前半部分寫得好,我從很早以前就病了,狀態一直不是很好,很多次都想過干脆爛尾算了。
頭痛,耳朵痛,耳鳴,心臟發痛,心跳加速……整夜整夜的失眠,頭發大把大把的掉,跑了很多家醫院,做了非常多非常多的檢查。
我仿佛喪失了人類的情緒,沒有辦法共情角色的情感,只剩下了暴躁,抑郁,干巴巴的機械的在那里工作。
很痛苦。
神經系統徹底紊亂,非常痛苦。
吃了非常多調節神經的藥,吃了就睡,根本沒有辦法去保持一個良好的工作狀態不說,整個人渾渾噩噩的。
清醒的那么一小會兒就得趕緊把當天的更新寫了。
我感知不到快樂,感知不到愉悅,更加笑不出來,哭不出來,神經每天都在發痛,吃了幾個月的調節神經藥以后,我悲哀的發現,我一向引以為傲的超強記憶力竟然在減退。
上一秒我說我要做什么,下一秒我就會忘記,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了,就會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發呆。
我越來越抑郁,越來越痛苦。
神經紊亂,神經性耳鳴,神經性頭痛,神經性失眠……耳鳴聲嗡嗡響,心跳時不時的會狂跳不止……只能靠吃藥才能睡著……
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經性……我仿佛喪失了與人相處的能力,有時候講話會語無倫次……
可是我不想吃藥吃得產生依賴啊!我不想我這么年輕我就記憶力減退,我真的不想啊!
我想哭,可是我連哭都哭不出來。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神經,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情緒……只剩下了一具身體還在呼吸。
他們說,中午怎么能夠不睡覺呢?你得學會中午休息。你看看誰中午不睡?
他們還說,你都生病了,你睡覺啊!仿佛睡覺是一件很輕松很容易的事情。
很多醫生都在建議我放松神經,建議我運動,建議我聽音樂,……
還有一個醫生建議我去試試中醫。
我也真的去了中醫院,開始針灸,開始喝中藥,開始嘗試運動,我開始去聽音樂,我根本不喜歡運動,我也不喜歡聽音樂,我對這兩樣事情都無感。
但是為了我的病,我還是在努力去調節自己。
那天我坐在醫院的走廊上,我突然在某音刷到了dl.野火。
在我聽到他嗓音的那一瞬間,整個嘈雜的世界仿佛都安靜。
嗡嗡響的耳鳴聲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他的嗓音響在我的耳邊。
該怎么形容他的嗓音?
沙啞,磁性,低音……
他唱歌的時候仿佛嗓子總是粘了那么一下,然后又被怒音直接給沖開。仿佛是雪地里面的一團雪球,突然被散開成雪花,爆發在眼前。很野,很帶感的嗓音不斷蔓延,我的胸口,仿佛被這嗓音延伸出枝芽,然后緩緩的開出一朵花來。
他擁有一抹可以令所有女性都無法抵抗的嗓音。
英文歌極贊!
我關注了他,每天都跟他的個播,跟他的排檔。他會在頂流里面排檔唱歌,也會中午和晚上去個播。
他中午也不休息,他說他沒有午睡的習慣。
我掛在直播間的樹上心弦微動。原來……也有人和我一樣,中午不休息啊……
那天,我聽到他唱了一首《漠河舞廳》,我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涌出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一下子就共情到。眼淚就忍不住,我一個人對著空蕩的房間,嚎啕大哭。
我這輩子只在十幾年前第一次聽到《白樺林》的時候哭過,這是第二次聽歌痛哭。
我的情緒仿佛在那一瞬間全部都涌上心頭。
突然就瘋狂的往外涌,如同排山倒海。
我壓抑了許久的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發泄了出來。
火哥很幽默風趣,有時候沒什么包袱。
直播間里面也很熱鬧,公屏上聊天的粉挺多。
我就喜歡聽他說話,看他們聊天。
好像這世上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仿佛每天都參與了一個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的活動。
痛哭過以后,我長吐了一口氣。
我的胸口漲漲的,它開始慢慢的散發出來一丁點的愉悅感。齊聚文學
他是個早睡早起的典范,我的作息也跟著他來走。
我經常掛在樹上,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他有時候會哄睡,念一些散文之類的文章,有時候會唱睡前歌曲,有時候也會放睡前歌曲。
我時常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心情漸漸變得平靜,再加上每天都去針灸,整個人都放松了不少。
我時常坐在醫院的走廊上等候針灸的空隙,就會聽他排檔,他不排檔,我就上b站聽錄屏。
來做針灸的基本上都是老太太老大爺,我坐在他們中間時常覺得自己是個異類。
他們有時候會好奇問我這么年輕,為什么要來針灸。
我已經從很僵硬的回答,很僵硬的勉強露出一絲笑容,變成了和他們各種聊,侃侃而聊,聊彼此的病情,聽他們講各自的兒女或者孫子孫女……
作息漸漸變得好起來,我也漸漸開始臉上有了笑容。
我將它記錄下來,做為我的完結感言分享給大家,有聲控的寶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某音上給dl.野火點個關注,入坑不虧。
壞笑~~~ps:我燈牌已經是12級粉了哦。
愛野火,愛你們,感謝陪伴。
下本書見。
ps:他一般晚上9點左右個播,求給我火哥加個關注哈~~~爭取把他的粉漲到十萬。愛你們哦~~~入我家火哥的坑,絕對不虧!聲音爆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