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字一頓說完,站在門口目光冷然地敵視的這一群人。
齊問山抬頭鼓了鼓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打量著齊脩,又抬手指了指齊聞璟和齊脩兩人,“我說你們兩個,有必要對他這么忠心耿耿嗎?”
“你們自己心里應該清楚吧,他從小把你們養到大,把你們當做養子,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位置有人繼承。”
“他現在有了女兒,你們兩個鞍前馬后地為他做了那么多事,也是替別人做了嫁衣!”
齊問山向前走了兩步,盯著齊脩笑了起來,“你們兩個在他眼里,不過就是養了兩條狗!你們在這里除了汪汪叫,還有什么本事?”
“你!”
齊脩抬手要對齊問山動手!
他身后的人立刻一擁而上,幾個人就把齊脩給按在了地上!
對方也都是有本事在身的,齊脩幾乎無法反抗!
齊聞璟頓時皺起眉頭,“你們趕緊把人放開!”
“我勸你啊,最好也別管這個閑事,齊家的事可不是你們兩個沒有血緣的小子能管得了的!”
齊問山摘下臉上的眼鏡,哈了一口氣,慢慢地擦著鏡片,“就你們兩個人,以為能守住這病房門?”
“我是覺得你們兩個還有用,本來想對你們客氣一點,看來你們是不懂什么叫識時務者為俊杰了!”
齊聞璟活動了一下手腕,眼神也沉了下來,“好,有本事你們就闖進去試試!”
“行!”
齊問山咬牙,“給老子上!打死了也不要緊!”
齊聞璟冷哼一聲,率先出招!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齊問山這邊有十幾個人,很快齊聞璟就落于下風,被齊問山的人圍攻!
齊聞璟雖然功夫底子好,但架不住對方人多勢眾,他漸漸處于劣勢,額頭上冒出細汗,身上也新增了好多傷痕!
齊脩見狀奮力掙扎起來,“你們他媽的有本事沖我來!!”
很快齊聞璟用那股不要命的勁,制衡面前的兩三個人,打得他們趴在地上站不起來,后面那六七個人眼看情況不對,紛紛從衣服里拿出了刀子!
齊脩這個時候也掙脫開那幾個按著他的人,猛地竄了出去,將齊聞璟護在了身后!
刀尖刺入齊脩腹部,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滴落在醫院的瓷磚地上!
“阿脩!”
齊聞璟眼眶瞬間猩紅一片,抬腳用上了十成的力氣,將前面的人踹開!
“都給我滾開!!”
那人踹得一頭栽倒在墻壁,歪頭沒了動靜。
齊脩捂著肚子,鮮血順著他的手滴落下來,疼得他滿頭冷汗,可他仍舊站著沒動,臉色蒼白地看向齊問山,“我今天就是拼上了這條命,也可能讓你們進去!”
“行!好!有骨氣!”
齊問山氣地怒吼道:“上!都給我上!一個活口都別給我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