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15章 15
  深不見底的坑上懸浮著兩個人。

  因為遺跡有封鎖擬態的限製,所以他們漂浮得很高,脫離了遺跡的範圍,距離相當遠。

  不得已,原含霜隻能掏出收音望遠鏡,想辦法呼救。

  銀發少年閉著眼睛,背上長著一對巨大的白色翅膀,周身環繞聖光;另一位黑發少年臉上覆蓋著半張猙獰的惡鬼鐵麵,懶洋洋地坐在一條骨龍頭頂上。

  不論是氣質還是長相,甚至是周遭氣勢,這兩人無疑都是同齡人中當之無愧的領軍人物。

  鑒於那頭眼眶閃爍著幽火的骨龍看起來很眼熟。原含霜特地舉著望遠鏡打量了幾眼,確定就是幾天前自己和古德澤意外在山脈邊緣撞見的那頭。

  “深淵骨龍......黑太子,你不該來的。”

  對峙片刻後,銀發少年率先開口。

  他年紀看起來不大,麵容卻仿佛被神偏愛那般好看,五官精雕玉琢,或許是因為那頭披散的長銀發,又或許是周身籠罩的光暈和背後聖潔的翅翼,遠遠地看著,有一種近乎於雌雄莫辯的美。

  “怎麼?這裏難道也是教皇國的地盤嗎?聖子冕下?”黑太子反唇相譏。

  光明聖殿的聖子?

  原含霜剛才還在猜銀發少年的身份,現在就明牌了。

  高等級擬態天賦者寥寥無幾,全星際但凡出現一個都會廣而告之,登記在冊。這位一出現就整了個S+大新聞的光明聖子更是如此,特別是他覺醒的還是光明聖殿供奉數萬年的神話擬態“熾天使加百列”,聲望一時達到頂峰。即使在他之後,陸陸續續有幾位大人物評定到S+等級,也沒有這般轟動。

  光明屬性的擬態天生對蟲族有更加強力的克製加成,樓迦的出現,為全星際打了一劑強心針。毫不誇張的說,不僅是光明聖殿把他當親兒子看,其他幾大勢力同樣將他當做掌中寶來培養。

  但是另一位......原含霜轉向那位一頭微卷黑毛,戴著惡鬼麵具的神秘少年。

  剛才光明聖子稱呼他為“黑太子”。

  全星際隻有西邑夏帝國的繼承人才有資格被稱之為太子,可這一屆帝國皇儲是位雍容華貴的中年女性,被稱之為皇太女。

  不過即便沒有額外介紹,她也能猜到,這位黑太子定然來頭不小。

  巨龍是神話擬態中最出名的一種,雖然深淵骨龍挺起來有點像其中一朵奇葩,但也不妨礙人家位列整個擬態鄙視鏈頂端,藐視眾生。如果原含霜沒記錯的話,深淵骨龍似乎在現今擬態榜排進了前五,完全能和排第三的六翼熾天使打擂臺。

  想到這裏,原含霜心裏一陣感慨。

  這兩個人看起來隻比她大幾歲,不說人生軌跡,背後勢力,這一人一手頂級擬態,S+級天賦者跟不要錢批發一樣的架勢,就足夠要人羨慕。

  “好了,虛偽的場麵話不必多談,既然都是為最後一顆銀蘋果而來,那就坦誠點。”

  “銀蘋果雖然珍貴,但想來不是給你的加百列使用,畢竟它已經是神話擬態了,無法再進一步,所以是光明教皇那個虛偽的老頭子自己想進化成神話擬態,這才派你來?”

  黑太子嗤笑:“樓迦,你可真是光明聖殿一條忠心的狗。”

  “激將法對我毫無作用。”

  樓迦十分平靜:“你我心裏都清楚,若沒有人觸動核心機關,遺跡不可能被啟動。”

  他語速很慢:“同樣的話在你身上一樣適用,深淵骨龍同樣不需要這顆晶核。”

  到底是知道另一個自己的情況,樓迦猶豫片刻,還是忍不住道:“黑皇帝的野心有目共睹,你同他合作,必定與虎謀皮。”

  “收起你惺惺作態的偽善。”

  黑太子冷笑:“你又有什麼權利來質問我?難道你以為那光明教皇那個老橘子皮是什麼好東西?”

  他向來脾氣不好,喜怒無常性格乖張,說翻臉就翻臉。

  頃刻間,漂浮的骨龍化作流光沒入額心,同調附體過後,黑太子身後同樣生出一雙巨大的腐朽骨龍翅翼,手心蒼白龍焰熊熊燃燒。

  見狀,樓迦的心底稍稍安定。

  本就是同一個人分裂而成,即使是善惡光暗兩麵,思路仍舊相似,偶爾還會有雙生子那樣的第六感和心靈感應。

  在SSS遺跡開啟的第一時間,他們就派遣聖殿騎士或黑塔影衛進入遺跡,爭分奪秒地想要趕在對方之前拿到銀蘋果。

  消息早就被壟斷。這顆汙染星上隻有兩個頂級勢力,三號山脈入口和登記的地方已經被嚴密封鎖監控。唯一能夠得到線索的古文明石板,早已掌握在他們手中,絕無泄露可能。

  再者,這顆低級汙染星上常駐的傭兵團等級同樣不高,壓根不具備探索這樣危險遺跡的基本條件。

  綜上所述,不可能有人繞過這兩個勢力,神不知鬼不覺地取走銀蘋果。

  而作為當前在場兩方勢力的最高首腦,隻需要在這裏給屬下拖延時間即可。畢竟SSS級別的遺跡,想要成功拿到支撐整個核心的寶物,恐怕需要一段時間。

  “就讓我來看看,現在的你,又有幾分長進。”

  天使羽翼周圍逐漸漂浮起絢爛的金色光點,權當回應。

  樓迦淡淡地道:“正有此意。”

  ......

  遠處,原含霜默默地收回了目光。

  她放下剛剛還想要外出求救的手,把望遠鏡收起,一點一點挪回過道,頭也不回地開始往回走,足足走了好幾分鍾,這才在一處岔路口盤腿坐下。

  等坐下後,才總算脫口而出:“臥槽!!!”

  一路上,這兩個字刷屏了原含霜心裏。

  但想想她剛才聽到了什麼?

  複蘇的SSS級遺跡裏,有一顆傳說中可以讓擬態突破自身極限,進化為神話擬態的銀蘋果!

  在這些重磅消息烘托之下,臥槽兩個字可以完美概括她現在的心情。

  原含霜基本可以肯定,剛才她拿到的那個巨型晶核,就是光明聖子和黑太子爭奪的東西。

  誰又能想到,兩個巨無霸勢力未來繼承人的苦苦爭鋒沒能尋到的東西,現在竟然安靜地躺在一個十一歲小女孩的空間紐裏。可謂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完了,這玩意來路不明,雖說先到先得,但總歸不好出手。”

  被兩大勢力盯上的東西,想來也知道不可能賣出去。原含霜又不是真正的十歲小孩,還沒有天真到以為自己拿去黑街賣,就能拿著一筆巨款全身而退。

  再說了,黑街都是人家黑塔開的,作為黑街資深員工,原含霜相當清楚這個組織的黑暗麵。她要敢拿出來,估計拿走貨後迎接她的不是錢,而是殺人滅口和毀屍滅跡。

  不過,賣不出去沒關係,完全可以留作自用!這種好東西,絕無可能成為燙手山芋!

  原含霜直接從空間鈕裏掏出那顆超級巨大的晶核。

  感謝剛才兩位的科普,讓她知道這是個好東西,雖然目前不知道這東西正常用途是什麼,但......

  “既然是用作擬態升級的,這麼香,應該可以直接吃吧?”

  原含霜糾結地比了一口,忽然感覺到腦海深處傳來鬆動。

  淡藍色的漣漪在空中出現,錦鯉迫不及待地從裏麵遊了出來。

  還沒等原含霜想明白自己的擬態是怎麼突破這個遺跡的限製,錦鯉就一整個張嘴,直接將她手裏的晶核包圓了。

  這顆晶核的直徑是它魚嘴的幾百倍還大,也不知道它是怎麼吞下去的,就像變戲法一樣,魚肚子像是吹起了氣球,看得原含霜一愣一愣。

  雖說精神力擬態吃和她自己吃效果一樣,但——

  “......擬態會撐破肚子嗎?”

  她大為震撼,剛想上手去戳戳那塊透明的魚肚,就看見錦鯉眼睛一睜一閉,像喝醉了酒一樣,當場變身為另一個形態。

  因為原含霜的謹慎,平時錦鯉幾乎不會展現出自己另一麵。頂多就是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讓它變成小黑鳥出去自己溜自己一圈。在沒有主人命令的情況下突然變換形態,還是頭一回。

  拍打著翅膀的黑色小鳥暈乎乎地在原地轉圈,沒等原含霜說些什麼,它忽然整隻鳥如同離弦之箭般衝了出去,一路衝出甬道,飛向坑外,好似掙脫了枷鎖那樣猛然張開雙翅,盡情翱翔。

  “什麼?”

  看著這隻絕對不該出現,更不該從封鎖擬態的SSS遺跡地下飛出來的不知名擬態,正在遺跡上空對峙的兩人不約而同地停下,彼此眼裏都有著驚疑不定。

  在遠處天際線燒紅的落日下,黑色小鳥身上原先柔軟的羽毛和細小絨毛一片片掉落,化作淡藍色的能量碎屑消失在空氣中。

  跟隨著這些舊羽毛掉落的,是重新生成的,威風凜凜的鋒利羽毛,如同一把黑色的裁開的剪刀,散發著森冷強大的氣息。

  它的體積和大小更是如同吹氣球一樣膨脹。

  最終,在長到幾乎和現在的原含霜一樣大的時候,這種突如其來的急促成長終於停止了。

  當然了,並不是永遠停止。隻是受限於主人如今隻有二階的修煉等級,不得不暫停生長。

  新生的玄鳥在空中喜洋洋地飛了一圈,得意地炫耀著自己身上新長出來的漂亮羽毛,猛然一個仰衝急速往上,口中發出長鳴。

  “嘰——”

  並不霸氣的聲音,卻昭示著又一位神話擬態的誕生。

  同深淵骨龍降臨那會兒一樣,所有正在這顆低級汙染星上茍延殘喘的蟲族皆是被這威壓跪地拜伏。

  於是樓迦和黑太子終於明白。

  他們被捷足先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