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11章 11
  汙染星星港內有一個用作停泊等待的聚集地,還有一個小市集。

  這裏主要用來售賣一些簡單的探索用品,例如暫時進行收納的空間紐,營養劑,簡易膠囊艙等。

  當然,早在出發前,初級學院下發的隨身清單裏就囊括了這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未來七天他們將會待在這裏,每個人準備的東西隻多不少。

  沒有多少猶豫,領隊老師在和他們簡單講過地圖後,便正式帶領學生們踏入了一號山脈。

  “放出你們的擬態,時刻注意周圍危險的汙染植物。”

  汙染星表麵是較為普通的森林汙染地貌,到處覆蓋著被汙染的綠色植被,藤蔓扭曲地紮根在不詳的灰黑色土地上,倒影張牙舞爪如同魔鬼。

  山脈延綿不絕,壓根看不到盡頭。

  事實上,一號山脈還隻是森林汙染星的最外圍。

  汙染星上除了蟲族以外,主要還分布著一些被蟲毒汙染的汙染變異生物,其中以變異植物為最多。若是人類不及時對汙染星進行清理,蟲毒就會滲透進星球內核,徹底將這顆星球腐蝕為蟲星。

  “這顆汙染星危險等級不高,底下橫貫著休眠火山,偶爾會發生小型地震。一號山脈都是些零階蟲族,二號山脈偶爾出沒一階......最裏麵的三號山脈則零星分布些二階蟲族,但大多以零階一階為主。”

  洪念展開地圖:“我們本次汙染星曆練,便隻在一號和二號山脈邊緣展開。大家也不必緊張,隻要提高警惕,認真應對,不會遇到生命危險。”

  原含霜一邊走一邊聽,看見蕭雲夢看向她,立馬站直:“蕭老師好!”

  這兩年來,蕭雲夢私底下一直在關照她。雖然這位看起來風風火火的女老師平日裏從來不說,但原含霜心裏都清楚。所以在這幾位老師麵前,她再也沒有當初剛入學時吊兒郎當的模樣,反倒格外尊敬。

  “你這回實戰訓練申請了一條單獨路線?”

  原含霜點頭:“是。”

  初級學院大部分學生擬態等級不高,修煉速度提不上去,實力有限。為了照顧更多人,老師帶領的實戰訓練僅在一號山脈進行。想要去山脈更深處,隻能申請單獨路線。

  “以你現在的實力,跟著我們走的確得不到提升,選擇單獨路線是對的。”蕭雲夢道:“對了,你決定好了畢業後去哪個學院了嗎?”

  “還沒有呢。”原含霜心裏咯噔,連忙打了個哈哈。

  初級學院的畢業條件很簡單,並不需要按部就班讀完三年,按她現在的天賦者等級完全可以直接提前畢業前往中級學院就學。

  但原含霜並不想去,一是因為1999星上沒有中級學院,要去的話得前往另一顆星球,船票錢看了叫人望而卻步;二是她在初級學院已經混到可以免學費免上課,享受無限食堂供應的頂級待遇,白吃白喝,何苦去中級學院重新奮鬥。

  再者,天賦者除了自身硬實力以外,便隻有七大高級學院才具有真實含金量。不少家族或貴族出身的天賦者都會選擇請老師來家裏教導,等到學識實力足夠後直接參加高考,進入高級學院就讀鍍金。

  帝國對出身貧寒的天賦者設置了一係列福利政策,所以原含霜的想法很簡單,她打算再攢兩年錢,高考考出個好成績,爭取申請到高級學院助學補貼,帶著爸爸一起去中央星發展。

  “行吧。”蕭雲夢也沒多問:“你自己心裏有數就好。”

  “雖說這顆汙染星危險度不高,以你現在的實力足以橫著走,但也不要往三號山脈深處去,記得避開你洪老師畫了圈的地區,時刻注意安全。”

  她偷偷塞過來一個單獨的物資小包,“這個你收好,裏麵有些濃縮營養液。你這個孩子,每次都吃得多,別忘了最後一天準時來星港匯合。”

  初級學院師資力量不足,很難關照到每位學生。

  獵殺蟲族極其汙染生物是天賦者必需課,雛鳥們永遠得自己邁出這一步。蕭雲夢雖然知道原含霜這小孩鬼主意多,有時候經常幹些與眾不同一鳴驚人的大事,但性格謹慎,不會打沒把握的仗,倒也還算放心。

  “謝謝老師。”原含霜將小包放到自己的空間紐裏,也從裏麵掏出一個恒溫盒:“蕭老師,這是我自己做的小點心。”

  對她現在的狀態,從她口裏掏點吃的真的難如登天。

  由此證明,原含霜對蕭老師也是真愛了。

  做完這一切後,她回頭看了眼那隊眼巴巴跟在自己身後的同學,出聲叮囑:“你們跟緊老師,路上注意安全,記住我給你們設定的最低目標,每個人至少交十塊零階晶核給我,小組至少交出三塊一階晶核,否則回去後訓練量翻倍。”

  洪念在旁邊雙手盤胸,一副看熱鬧的模樣:“不錯啊,你們這些小不點竟然還設置了單獨訓練任務。可以,正好也讓我們看看你們過家家特訓的成果。”

  這麼一說,周圍同學頓時不服氣了。

  原含霜召集初級學院學生私下開小灶的事情初級學院的老師們都知道,並且對此嗤之以鼻,表示十幾歲的教官能訓練出什麼來。

  這話參加特訓的同學們相當不愛聽。

  他們老大雖然在訓練的時候特別嚴肅,不達標還會兇巴巴的,但為人是真的靠譜!不僅不藏私,教給他們各種修煉的秘密訣竅和古武格鬥術,還給他們做好吃的小蛋糕。

  一個月過去,參與特訓的同學累到每天頭點枕頭就能睡著,甚至夢裏都在被訓。可與之相對的,是實力肉眼可見的飛速提升,效果比自己訓練一年還要好。

  如果說剛開始大家心底還對老大有些存疑,那麼經曆了一個月的魔鬼訓練後,所有參與特訓的同學都對原含霜心服口服,滿心崇拜。

  倒是被這麼一群人用亮閃閃目光看著的原含霜感到極為不自在:“行了行了,快跟著洪老師去吧。”

  二班的同學們齊聲:“知道了老大!一定不給老大丟臉!”

  私底下卻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大家都懂,老大口嫌體正直!

  原含霜沒看到這群人擠眉弄眼,輕哼一聲:“那七天後見。”

  說完,她揮揮手就往一號山脈深處走去。

  見她走了,古德澤也一言不發地抬腳跟在背後。

  跟在背後的黑西裝男眉頭一皺:“不是說好了要和少爺比試嗎?我們家少爺時間很緊,你不要妄想拖延時間。”

  原含霜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古德澤反倒先一步沉下臉色。

  他回頭冷冷地道:“這是我認定的對手,給我放尊重點。”

  很顯然,幾個黑西裝也沒想到一路安靜的古德澤會忽然發難,他旁係的家屬巴結陪審員都來不及,結果他自己卻因為一位乳臭未幹的小女孩和他們強嘴。

  就在氣氛一度陷入僵持的時候,黑西裝裏走出一個笑瞇瞇的中年人。

  他顯然是這群西裝的主事人,先是給古德澤陪了個不是,又讓手下給原含霜道歉,最後狀似不經意地提點一句。

  “少爺莫要生氣,如今是執行主家考核的關鍵時刻,您的父母對此可是格外期待,咱們也莫要傷了和氣。”

  這句話聽著像是退讓,可話語中卻著重點出“主家考核”和“父母”,傻子都能聽出裏麵的不對味。

  以古小少爺的臭脾氣這麼可能受得了這個。

  原含霜正準備看好戲,隻見古德澤沉沉地看了他們一眼,並未發作,而是沉默地朝她走來。

  少年站在她麵前,雙手握拳:“你答應了我的決鬥。”

  原含霜察覺到這位小少爺似乎心情不太好,聳聳肩:“我沒說不同意,我又不會跑,你這麼著急幹什麼。這不是先得去找個安靜點的地方。”

  古德澤不說話了。

  走了一段路,原含霜發現他默默跟在自己背後,一副神色懨懨的模樣。

  老實說,這小孩平時囂張跋扈唯我獨尊,今天不和她唱反調嗆聲,原含霜還有點不太習慣。

  她心裏清楚,這一切肯定和那群黑西裝有關。

  從剛才起,原含霜便能感覺到落到自己身上那些若有若無的窺探視線。最重要的是,視線裏包含的那種顯而易見的輕蔑,相當讓人討厭。

  他們逐漸走進一號山脈外圍。徒步行走大約半小時後,原含霜停下腳步。

  她打量周圍,滿意地點了點頭。

  “就這附近吧,再往前就要遇到蟲族了。”

  前方是一片還算寬闊的空地,上麵鋪著一層落葉,很安靜也足夠開闊,適合放開手腳。

  因為早就談好說定,兩人都沒有多說,直接站到空地兩側,迅速召喚出自己的精神力擬態,以最快速度完成同調附體,準備開始比試。

  然而就在這時,森林深處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嘶鳴。

  緊接著便是地震山搖。在場所有人都趕緊同調擬態,穩固身形。

  “嘶——”

  嘶鳴聲此起彼伏,像是有尖利的指甲在熟鋼上劃過。

  緊接著,堆疊的樹葉下亮起一雙雙綠色的複眼,密密麻麻,陰森無比。

  “怎麼回事?”黑西裝的領隊彭石第一個發現不對。

  他經驗豐富,一眼看出對麵竄出了群掘地蟲。

  掘地蟲是最低階的蟲族種類,普遍隻有一二階,擁有堅硬的黑色外殼和強而有力的前鉗,智力普遍不高,威脅性較低,是新手必學的獵殺目標。

  怪就怪在平日裏掘地蟲鮮少活躍在地麵,威脅性不高,它們更喜歡埋伏在地下播撒蟲毒,通常汙染星蟲巢被破壞時才會自行鑽出來。更何況彭石還看到了這群掘地蟲最中央的首領,瞳孔呈現被汙染的深綠色,足足有二階高級。

  “這......這得有上百隻掘地蟲了吧。”

  即使是黑西裝,也不太願意招惹這麼大一群密密麻麻的掘地蟲,畢竟數量能彌補不少階級差距。

  原含霜皺眉:“可能是地震將它們從地下逼了出來。”

  “優先保護少爺!”

  局勢緊迫,彭石一聲令下,直接同自己的擬態同調。

  精神力擬態麵對蟲族有著先天威懾,見人類表露出攻擊意圖,場上一時間劍拔弩張,掘地蟲包圍圈越縮越小。

  顯然黑西裝十分記仇,隻護住古德澤,沒有管原含霜的死活,還是古德澤看見了,不著痕跡走到她身邊,把人拉進保護圈內。

  “它們的足肢極具破壞性,甚至能切碎小型土石,但腹部是弱點。”

  後者第一次正麵看到活的蟲族,卻沒有半點害怕,一邊默念課堂上教授的掘地蟲弱點,躍躍欲試。

  就在這時,掘地蟲首領忽然再次發出一聲低嚎。

  聽見首領的聲音,剛剛還呈進攻姿態的掘地蟲瞬間警惕起來。它們撤走了包圍圈,反倒湊在一起靠近,看起來格外焦躁。

  “怎麼回事?”

  彭石看得分明,掘地蟲雖然表露兇態,但更多卻像是在防守。

  就在雙方互相僵持的時候,遠處的天邊傳來一聲長吼。

  “吼——”

  這吼聲威嚴而充滿震懾力,隻不過是聽見都叫人氣血翻湧。

  而掘地蟲們的反應就更加直觀了。

  它們登時一個個壓低身子伏在地上,充滿腐蝕性的粘液滴滴答答從口器墜落,仿佛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彭石大驚:“這麼強的壓製效果,有高階天賦者降臨?”

  天空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點。

  黑點越來越大,地上的人也終於得以看清。

  ——那竟是一條張開雙翼,威風赫赫的骨龍!

  而骨龍周遭泛起的淡藍色光暈,也明晃晃地昭示其擬態的身份。

  “我的天,是龍!剛剛那是龍吼!”

  “骨龍......即使在龍屬裏也是傳說中的強大存在!”

  別說是黑西裝了,就連原含霜也睜大眼睛,打量著空中這條極具壓迫感的,瞳孔燃燒著蒼白幽藍色火焰的擬態骨龍。

  雖說這條龍看外表還隻是幼年期,但龍吼已經初具威力,效果拔群。順帶一提,她視力好,還看清了骨龍頭頂上馱著個病懨懨的少年。

  不是彭石猜測的高階天賦者,但絕對是個天之驕子。

  “別看了,先保護少爺,解決掘地蟲!”

  彭石第一個回過神來,迅速指揮黑西裝行動。

  他們趁掘地蟲被壓製的虛弱關頭,手起刀落,一個接一個將其滅殺。

  “隻有最頂級的神話擬態才天生對蟲族有氣勢壓製效果。”

  即便是以赤焰斑斕虎的稀有程度,方才在聽見龍吼時,同樣出現了壓製反應,這足以說明骨龍的品階。

  古德澤沒有去幫忙,他仍舊停留在原地,看著天空黑龍離去的背影,語氣滿是夾雜羨慕:“那個人是S+級,覺醒神話擬態的天賦者天生就是S+級。”

  以他的性格實在很難去羨慕別人,但這次例外,因為神話擬態是僅存於傳說中的擬態,如今全星際擁有的人恐怕不超過一巴掌。

  “可能是哪個大勢力的天之驕子吧,這個世界又不缺少天才。”

  原含霜聳了聳肩,對此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對於神話擬態,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位特地為他設立了個S+等級的光明聖子。本以為赤焰斑斕虎已經很厲害了,隻能說一山還有一山高。

  擬態的高品質雖然可以讓天賦者一開始就站立在更高的起點,但作用絕對沒有星際人吹的那麼神乎其神,否則她能回回把古德澤錘到土裏去?

  “全部清理完畢了,少爺。”

  很快,黑西裝們就帶著滿滿一袋掘地蟲的晶核回來:“我們去前方看了眼,不久前應當發生了一起小型地震,這才將這群掘地蟲逼了出來。”

  蟲族的晶核相當於人類的心髒,可以做多種用途,例如簡易的能源提供,軍事用途等,不管正規市場還是黑市都有專門的回收渠道。

  初級學院這回的實戰訓練,想要拿到優秀,必須得上繳十塊零階晶核。有這一麻袋晶核,古德澤高低能拿個第一。

  實戰訓練排名沒有什麼意義,也沒有特殊獎勵,原含霜並不打算和古德澤爭個高低,所以她隻是簡單掃了一眼,便準備繼續他們未完成的比試。

  然而下一秒,她隨意掃過去的目光忽然黏在了那袋晶核上。

  明明是一袋十分普通,表麵有些亮閃閃的晶核,卻詭異地讓原含霜感覺到一陣誘人的香味,好像這整整一個月的饑餓都洶湧而起,開始呼喚。

  原含霜:???

  原含霜:!!!

  等等,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