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10章 10
  決鬥申請?

  原含霜第一反應是錯愕,第二反應就是這娃兒真敢說啊。

  赤焰斑斕虎是厲害,古德澤也的確勤學苦練突破二階,可真槍實戰要看的東西太多。先不說原含霜前世是從武術堆裏殺出來的世界冠軍,這輩子在黑街也沒少鍛煉過,八極拳在同等級天賦者中尚無敵手。

  之前期末考試,那都是放了一片汪洋大海,留有情麵。原含霜敢說,她要是動真格,古德澤絕對沒好果汁吃。

  “天啊,竟然是決鬥申請。”

  因為古德澤帶著自己的擬態赤焰斑斕虎招搖過市,許多人都將目光放了過來議論紛紛。

  “怎麼?你不願意?”古德澤緊緊凝視著她,高傲地揚起下巴:“雖然你這兩年修煉等級一直壓在我頭上,但我現在也晉入二階,絕對足以和你一戰。”

  “怕你?”原含霜笑了:“我隻是在想,你不怕輸得太難看嗎?”

  正在一旁旁觀的學生:“......!!!”

  她一個普通擬態,竟然這麼囂張!

  麵對挑釁,古德澤並沒有如同往常那樣炸毛,而是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那我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這句話倒是給原含霜整不會了,想了幾遍還沒想明白。

  古德澤竟然這麼期待輸?該不會是個抖M吧!

  接下來的幾天,原含霜照常吃吃喝喝帶領小弟們搞鍛煉。

  很快,就到了出發的日子。

  一大早,她交代爸爸好好待在家裏,又放好足量的營養液,背起小書包帶出了門。

  這是原含霜穿越後第一次出遠門,也是第一次離開1999星,心情難免期待。

  這種好心情,一直持續到星港。

  初級學院的學生陸續從懸浮大巴車上下來,通過自動檢票口,登上宇宙飛船。今年參與實戰訓練的學生有兩百來個,學生們上來後,一下子便將這艘小型星船填滿。

  因為旅程隻有不到一個小時,所以原含霜上來後沒有老老實實坐在座位上,而是好奇地站在甲板上東張西望。

  她發現星際的飛船和她上輩子地球的船差不多,隻不過一個行駛在海上,另一個行駛在宇宙。共同點在於都不封蓋,比如現在,原含霜抬頭或站在船沿,便能看到環繞在飛船四麵八方的星海,閃爍著無數光芒,美不勝收。

  當然了,除了飛船,星港裏還停著幾層高的豪華星輪,遠遠地便能看到上麵的遊泳池和觥籌交錯的宴會廳。

  “其實這種星輪就是有錢人去度假享受的,最好看的還是星艦。”柯俊達感慨:“星艦裏的軍艦渾身都用精神增幅材料製成,比如帝國軍團的軍艦,超級拉風。”

  十分鍾後,小型星船緩緩駛出星港。

  “真美啊。”原含霜撐著頭,看著一望無垠的宇宙,充滿感慨。

  星船行駛的速度一點都不慢,行駛的時候甚至能看到旋轉的星雲。遠處的星星一顆接著一顆掠過飛船周圍,幽暗深邃,有一種莫名的孤獨。

  也不知道她前世的地球,又是這些星雲裏的哪一顆。

  就在原含霜難得升起點思鄉之情的時候,她忽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本來沒在意,後來臉色難看到被細心的柯走狗察覺,頓時大驚失色:“老大,你怎麼了!”

  這麼一喊,小弟們全部呼啦啦圍了上來:“霜老大怎麼了?!”

  聲音很快吸引了隨行的校醫。

  檢查一通後,校醫無奈地說:“你怎麼除了飯量大,還有暈船的毛病啊。”

  奄奄一息的原含霜:“......”絕了。

  聽說過暈車,聽說過暈船,沒聽說過暈飛船。

  這輛飛船比她前世坐的高鐵還要穩,因為中央配備了引力石,爬升降落在空中旋轉,甚至來個三百六十度轉體都如履平地。

  再加上多年自己勤學苦練的超強體質,這還能暈船?簡直不可思議。

  然而事實證明,暈船是無法阻攔的,就連校醫也沒有辦法:“雖然學院配備了相應的藥物,但暈船藥確實沒有,忍忍吧,很快就到。”

  就在柯俊達打算想辦法在飛船上找點水給老大,看看會不會好點的時候,飛船忽然當場來了一個急剎,差點沒當場給原含霜送走。

  “怎麼了?飛船怎麼忽然停下?嚇我一跳。”

  “難道遇到了天外隕石?”

  不少乘客都站了起來,意圖一探究竟。

  很快,他們就知道為什麼了。

  浩瀚的星海上方,出現了一艘淡金色的美麗星艦。

  和這艘遮天蔽日的大家夥相比,他們乘坐的小型飛船簡直像是在大海裏碰見藍鯨的小魚,渺小到人家吹口氣就能送走。

  見到星艦上的標誌後,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

  “怎麼了?是遇見星盜了嗎?”原含霜忍著難受問道。

  她以前在通緝令是見過懸賞星盜的,這個職業就和海盜差不多,路子野。

  “不是星盜。”柯俊達用一種充滿崇拜,叫人幾乎起雞皮疙瘩的敬仰眼神看向那艘星艦:“是光明聖殿的星艦。”

  光明聖殿這個名字對原含霜不陌生。

  起當年黑街醫生同爸爸診斷時說的話。想要修複受損的記憶和腦袋,要麼用黑金治療艙,要麼得找光明聖殿的紅衣主教出手。

  黑街格鬥館裏有公用光腦,原含霜得空後,特地去星網上查了一下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牛逼的組織,這才知道光明聖殿是星際頂尖勢力之一,勢力大到甚至有自己的領土——教皇國。

  不過畢竟是宗教勢力,和梵蒂岡占領著六十一個足球場一樣,光明聖殿的教皇國雖然被稱作國家,整個國家領土卻隻囊括著一顆主星球。

  但這絲毫不影響它的星際地位。

  因為光明聖殿的核心主教們都是輔助類高階天賦者。

  誰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所以絕對不能惹輔助。

  光明聖殿多年來經營的公眾形象很正麵,和原含霜前世看過網文小說裏的反派形象不同,他們真的做實事,經常到偏遠星去做義診,不介入聯邦和帝國那檔子政治破事,每年還搞募捐等慈善。

  柯俊達看見光明聖殿的星艦如此激動敬仰,就是因為他小時候曾經收到過聖殿天賦者的免費治療和救助。

  “光明聖殿的星艦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附近?”

  和學生們不同,望著那艘從他們頭頂上飛躍的星艦,洪念憂心忡忡。

  他好歹也是去過首都星的人,一眼便能看出這艘星艦不是普通的星艦,上麵不僅有聖殿的徽記,還有花紋,更像是光明聖殿高級人員的專屬座駕。

  蕭雲夢:“難道是來探索的?”

  “不可能。”洪念搖頭:“1999星附近的荒星都是些普通的低級汙染星,要探索,幾十年前星球開發的時候就已經探索完了,怎麼可能等到現在。”

  的確也是這個道理。

  蕭雲夢有些擔憂:“總不會是出現了蟲潮吧。”

  這個猜想更不靠譜。要真出現蟲潮,出現的就是帝國軍團軍艦。

  所幸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光明聖殿的星艦駛過後,飛船又重新駛動。

  很快,他們就抵達了荒星港口。

  下船後,帶隊老師遠遠地便看見停泊在特大號艦專用港口的星艦。

  “聖殿竟然真的來了這顆汙染星!”

  這下老師們都不淡定了。

  多年來,這顆低級汙染星都是初級學院磨煉學生實戰的頭號選擇,附近沒有更適合的星球。如果臨時轉移,光船票錢都得損失不少。

  洪念當場拍板:“不行,我過去問問,要有什麼不對,也好早些解決應對。”

  下船後,原含霜胃裏那種翻江倒海的感覺終於平息不少,緩了好一會後問道:“光明聖殿在,我們就要轉移?難道他們會進行封鎖,不準外人進入嗎?”

  “那倒不至於。”蕭雲夢說:“光明聖殿不是這種霸權組織,洪老師是怕這顆汙染星上出現什麼異變或者強大的蟲類。”

  很快,洪念就折返了,還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謝天謝地,沒有出現異變。”

  洪念從光腦裏調出地圖,在最深處的山脈中心畫了個圈:“聖殿的人沒說來的原因,隻讓我們繞開這片地方,我們帶領學生曆練的時候注意一下就行。”

  老師們紛紛鬆了口氣。

  這顆汙染星一共才三條山脈,越往後蟲類實力越強。以新生們的如今的實力,頂多就在一二號山脈曆練,不至於跑到三號山脈去。

  隻有原含霜還在往星艦那邊張望。

  她聽說過光明聖子的鼎鼎大名,這位是光明聖殿內部僅次於教皇的存在。據說聖殿內部有一套特殊的辦法進行天賦選拔,若是無法通過選拔,聖子之位便會一直空懸。

  這一屆的聖子便是在聖子之位空懸數百年後橫空出世的天才,覺醒了聖殿供奉的最古老的神話擬態,擬態等級更是震撼人心到現有的檢測裝置都無法檢測完全的地步,帝國科學院經過嚴謹商討後,特地為他開設了一個S+級別,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要說唯一可惜的,便是這位榮光加身的光明聖子,是位不管用如何方法也無法治愈的瞎子,據說這是因為覺醒頂級神話擬態所殘留下來的後遺癥。

  當然,引得原含霜這麼關注,最主要還是因為柯俊達說那艘星艦是聖子的專屬座駕。難以想象,這麼一艘巨大的星艦,竟然還是專屬。真有錢啊。

  看著那艘流光溢彩的大家夥,原含霜眼饞:“你說這一艘得多少錢?”

  柯俊達歎氣:“老大,私人飛船還好說,星艦這種東西用錢也買不到,隻有那些頂尖勢力和獨立國家能有。”

  看了眼不遠處的古德澤,柯俊達壓低聲音:“古家也有,不過是主家。”

  說到古德澤,原含霜這才注意到,這家夥今天格外沉默寡言,背後還站著幾位穿著黑西裝的人,看起來不像學院裏的老師,也不知道是幹嘛的。

  在兩人聊天的時候,光明聖殿的星艦仍沒有半點動靜。很快,老師們就宣布朝著一號山脈前進。

  原含霜不知道的是,在初級學院的隊伍離開後,星港登時熱鬧起來。

  平日裏停泊在這顆荒星上的隻有一些礦船和傭兵團飛船。可今天不僅迎來了光明聖殿的巨型星艦,還有另一艘不知名黑色星艦。這兩艘大家夥一下子就將星港整個堵死,對峙般懸在半空。

  隔著星艦的防窺幕牆,聖殿騎士快步穿過走廊,敲響主指揮室的門。

  “進。”

  騎士躬身朝著裏麵的人撫胸行禮:“團長,冕下。”

  站在星艦指揮室懸浮操縱臺麵前的,正是光明聖殿麾下聖殿騎士團的團長殷龍景以及光明聖子樓迦。

  “屬下已經查明,的確是‘黑塔’的人,但暫未查明具體人等。”

  殷龍景皺眉:“這種無用信息不需要匯報。黑塔的星艦都大搖大擺開到星港麵前了,你看他們有要遮掩的意思嗎?”

  黑塔是近些年興起的組織,遍布聯邦和帝國的黑街便隸屬他們麾下。

  除此之外,黑塔的業務範圍也很廣,近來還將手伸進了傭兵聯盟。經過這些年戰後的休養生息,雖是新興勢力,卻也擠身星際頂尖圈層,隻比光明聖殿這等老牌勢力差些底蘊。

  “不必再查了。黑塔的星艦既然出現在這裏,意味著情報已經泄露。這無非隻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聖殿內部出現內鬼,另一種則是加密通訊被破譯攔截。無論是哪種,都並非一時半會可以解決。我們不該將主要精力放在這上麵。”

  這回開口的,是站在一旁的樓迦。

  少年穿著一襲繡著金線的聖子白袍,長長的銀白色頭發披散在身後,漂亮的臉上仍舊帶著慣常的淺淡微笑。可惜的是,他的眼眸緊閉,隻能看見垂下的白色睫毛。

  他‘看’向前來稟報的騎士時,自然地頷首,示意後者不必擔心。

  被質問的騎士頓時心底一鬆,心底崇敬,五體投地。

  冕下永遠擁有叫人迅速放鬆,仿若定海神針般潤物春風的能力。

  “那您的意思是......?”殷龍景低聲問道。

  同這位聖子交談的時候,很容易便會忽略他隻有十四歲的年齡。

  事實上,在聖殿內部,他絕對是精神領袖之一,說出來的話某種意義上的確比聖殿騎士團團長這個八階強者還要來得有分量。

  “讓騎士團盯著黑塔的人,抓緊時間破譯古文明石板。”

  樓迦抬首,仿佛可以看見那般,緩緩朝向艦船窗外那艘安靜漂浮的黑塔星艦,“我有一種預感,黑太子也來了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