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8章 08
  因為實在太餓,撐不到回學校白嫖食堂,原含霜隻能去拐角的黑街超市裏買了一大堆便宜清倉打折處理,距離過期隻剩十幾天的營養劑。

  提著購物袋離開超市後,她一邊走一邊往嘴裏倒營養劑。

  一連灌了三支下去,原含霜才終於感覺自己饑腸轆轆的胃部好受了些,不至於像之前那樣餓到絞痛。

  人在重度饑餓的時候感覺自己隨時會餓死,但吃飽後很快又能生龍活虎。比如原含霜現在就思考要不要掉頭回格鬥館再多打幾場,多賺點外快。

  不過猶豫幾秒後,她還是選擇放棄。

  “算了,還是先回家吧。”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同調戰鬥消耗過大,她難得感覺到疲憊。

  原含霜現在隻想回家倒頭大睡,睡到中午再趕去學校食堂吃免費飯,然後上下午的實訓課。

  她提著購物袋走向出口。

  到這時原含霜才察覺到不對,周圍不少人都像是得到什麼風聲,從黑街兩旁的建築裏離開,匆匆朝著出口走去。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這麼多人離開黑街?”

  “你不知道?”

  電梯裏的人回頭看她:“有人在光腦發布小道消息,說帝國第三軍團的星艦剛剛降落在咱們1987星港口,正在趕往黑街的路上。”

  “臥槽?!帝國軍團?還是第三軍團?!”

  不少人臉上出現畏懼的神色。

  星際有很多不同的政體,例如光明聖殿的教皇國,五大公國以及五大公國聯合組建的聯邦。可能夠正兒八經被稱之為帝國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神聖西邑夏帝國。

  不為什麼,就因為拳頭大。

  數千年前,西邑夏帝國就橫掃星域,穩坐霸主寶座。千年後雖然鬧起分裂,但分出去的公國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直到近百年五個實力較強的公國聯合起來組建聯邦,這才勉強和帝國有了對話的權力,還不是平等對話權。

  聯邦和帝國開戰,從來都是被摁著打,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後來因為蟲族誕生了新的女皇,掀起一陣百年難遇的巨型蟲潮,帝國和聯邦在權衡利弊之下停戰,達成和平協議。算下來,已有十年光景。

  “平白無故的,帝國派第三軍團來黑街,該不會是要剿滅了吧?”

  “那應該不至於。”有人試圖理性分析:“帝國幹嘛要動黑街,又沒好處。”

  換做以前,每年帝國都會指定軍隊對黑街進行圍剿。

  但近十年來,大戰消耗了太多資源,需要發展經濟,如今不管是帝國還是聯邦,紛紛默許了黑街的存在。

  而黑街規模發展越來越大,生意也四處發展,下屬勢力如同蜘蛛網一樣拚命擴張,其核心組織更名為黑塔,儼然成了星際金字塔尖幾大勢力之一。

  “大家放心吧,不是衝著咱們來的。”

  很快就有人收到最新消息:“帝國官方剛剛發通報了,第三軍團是來抓在逃星際逃犯的。”

  他展示出自己的光腦屏幕。

  懸浮在空中屏幕上的主持人柔聲播報:“請1987至1999星居民注意,帝國危險逃犯很可能逃竄至附近星係......若有見過如下樣貌特征者,請及時撥打通訊。若能提供確切線索,最高能夠得到百萬星幣獎勵......目前帝國第三軍團已抵達目的地,保衛民眾安全。”

  聽見百萬星幣,原含霜站在人群裏,也跟著瞅了眼。

  一排逃犯麵相兇神惡煞,沒有一個認識。

  “抓逃犯還需要出動軍團?肯定是高等級逃犯。”

  圍觀者狠狠吃驚:“我記得十年前抓捕海東青那會也出動了軍團。那位可是正兒八經的SSS級逃犯,全星際獨一份,當時派出整整三個軍團執行抓捕,星網熱搜上掛了快半年,結果還是沒抓到。”

  “不清楚,星網上又有人說看第三軍團這個陣仗,是準備在咱們1999星附近建立臨時軍用駐紮基地。我尋思著抓逃犯可能就是個幌子,說不定是咱們星域附近出現了蟲潮。你知道的,這種事情一般不會向咱們公布,怕引起恐慌。”

  “蟲族要組織蟲潮出現,還能提前和咱們打招呼?”

  另一人撇嘴:“依我看,咱1999星雖然歸帝國管,卻更靠近聯邦,帝國指不定又想和聯邦開戰,這才派軍團過來提前部署軍力。”

  “你扯淡吧你,鍵/政的軍事老哥早就在星網論壇上分析過,這幾年蟲潮來勢洶洶,哪有時間搞內鬥,除非想滅國。”

  “那你倒是說說,沒事建軍用基地幹嘛!給你放煙花?”

  這兩人聊著聊著就吵起來了。原含霜一整個無語。

  “叮——”的一聲,電梯回到了地麵。

  她提著購物袋剛想離開,看見前麵人頭攢動。

  “所有十五分鍾內從黑街離開的帝國公民,請第一時間主動往右手邊靠攏,接受安全審查。”

  “所有十五分鍾內從黑街離開的帝國公民,請第一時間主動往右手邊靠攏,接受安全審查。”

  “所有十五分鍾內從黑街離開的帝國公民,請第一時間主動往右手邊靠攏,接受安全審查。”

  冰冷的機械女聲在街道上回蕩。

  這條街上所有的黑街出入口都被軍方封鎖,一個也沒放過。從黑街出入的人員都要接受麵容掃描,指紋檢測和虹膜篩查。

  不遠處,身穿銀黑色軍裝的帝國軍人從懸浮車上走下。他們麵容嚴肅,腰間佩戴冷硬的光劍柄和晶核槍,軍靴在地麵發出鐵血撞擊,極具壓迫感。

  每一個士兵都是天賦者,且等級不低,僅僅隻是掃一眼,原含霜就知道現在的自己絕對打不過。

  “我靠,還真是來抓逃犯的啊?”

  老哥也不吵架了,連連感慨:“帝國軍團牛逼啊,隨便一個普通士兵等級都不低,難怪打聯邦就跟玩推土機一樣。”

  “得了吧。”另一個人看他無腦吹帝國,直翻白眼:“當年三個帝國軍團都沒能留下海東青,至今還讓人家逍遙法外。帝國軍團也不過如此。”

  “你是不是杠精轉世?”

  被接二連三的抬杠,老哥終於火了:“海東青在叛變前可是正兒八經的帝國未來之星,年紀輕輕就到達聖階。現在全星際才幾個聖階,除非多年不動手的老元帥親至,否則誰能留得下他?到聖階的天賦者,根本就不能用人來形容,那特喵的是神!!像你這樣的帝國無腦吹懂個寄吧。”

  “我懂個寄吧?我看你才是趴人家海東青腳底,恨不得給他拱回當初全民英雄的寶座。醒醒,那是勾結蟲族,背叛全人類的罪人!真不懂吹一個通緝犯是什麼想法,反人類崇拜?”

  “你......!”

  好吵。

  原含霜被吵得太陽穴突突疼。

  於是她在排隊時默默落後兩步,等這兩位吵架的大哥走到前麵,完了再慢慢跟上隊伍。

  接下來的檢測風平浪靜。

  老老實實接受完排查後,原含霜離開這裏,直奔回家睡覺。

  爸爸要到晚上才下班,她中途翹課的事情不會被抓住。

  中午十一點半,原含霜像根彈簧一樣準時從床上彈了起來,花了二十分鍾一路加速跑到學校,輕車熟路助跑加速翻過圍牆,衝向食堂。

  因為有烹煮食物的存在,初級學院的大家對吃飯都很積極。

  平常一下課,高年級的同學們那是個個十八般武藝層出,限量供應的雞腿全部給他們包圓了,根本沒有低年級學生的事。

  和敏捷型比速度,原含霜當然比不過,但原含霜有陰招。

  比如翹課,提前來蹲點排隊。

  “叮鈴鈴鈴——”

  下課鈴聲響起,學院教學樓一陣顫抖。

  原含霜慢悠悠放下筷子,觀賞遠處烏壓壓的人海。

  “兄弟們衝啊!”

  初級學院搶飯永遠最熱鬧,鈴聲一響,各年級的天賦者紛紛大顯神通。

  例如跑在最前麵那個學姐同調了自己的田園大橘貓,眼睛拉成一條豎瞳,直接從教學樓四樓一躍而下,身姿優美敏捷,毫不拖泥帶水,連她看到也忍不住鼓掌。

  在這種聲勢下,短短幾分鍾,限量供應的雞腿就被搶完。

  等原含霜一口一口把醬雞腿吃完,低年級的新生們才姍姍來遲。

  今天和往日不同,看見原含霜好整以暇坐在食堂吃飯,新生們個個一副見了鬼的樣子:“臥槽,原含霜在這!”

  聽見這個名字,食堂一靜,齊刷刷看過來。

  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原含霜啃雞腿骨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說實話,這麼多人看著,很影響她舔手指上的醬。

  柯俊達急匆匆小跑過來:“原老大,你上午是不是沒來上課?”

  原含霜沒吭聲。

  自從上回把古德澤摁在地上摩擦後,她就成了新生公認的老大。另一位C級新生柯俊達更是以她馬首是瞻,儼然一副跟班小迷弟模樣。

  雖然被別人戲稱為首席和她的秘書官,但原含霜和柯俊達的交集僅限於上回打架,其他時候沒有多接觸,不算熟。

  柯俊達性格憨厚,完全沒注意原含霜的疏遠:“上午宋主任忽然來找班主任,點名要見你。結果班主任把全班學生點了一遍,都沒找到。”

  逍遙法外大半個月,翹課爽是真爽。但走多夜路,總會碰見鬼。

  原含霜感覺自己腦袋隱隱作痛:“主任找我有什麼事?”

  “不清楚。”柯俊達搖頭:“但肯定是很要緊的事,因為主任沒找見老大你,就去學校廣播室開了廣播......全校課間輪番播報,整整十遍。”

  難怪大家都用這種眼神看她。

  喜提全校播報,高低也算個風雲人物。

  原含霜不疾不徐地吐出雞骨頭,“行,我知道了。”

  她收起餐盤,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食堂。

  所有人凝視著她的背影,好像在看一位即將悍然赴死的單兵。

  在這個大家都是老實小屁孩的初級學院,出來個刺頭的確少見。

  宋主任再怎麼說也免了她的學費。原含霜認認真真手寫了一份長檢討,親手送到主任桌上,再三表示自己不會再犯。

  哪想到下午第一節實訓課,老師往操場上掃了眼,直接點名:“原含霜同學,請出列。”

  “蕭老師提前說過,你回來上課找主任報道之前,先去辦公室找她一趟。”

  “是。”

  主任完了,該輪到老師了。原含霜深吸一口氣,做好挨批的準備。

  她倒不怕體罰或者通報批評,讓她在辦公室站一下午都行。隻希望老師能諒及初犯,不要通知家長。

  爸爸雖然智力低下,但違反校規校紀這種事情還是聽得懂。

  雖然以爸爸的好脾氣肯定不會生氣,但原含霜想起之前她和爸爸說自己成功被天賦者學校錄取後爸爸露出的開心笑容,還是有些良心作痛。

  到辦公室後,蕭雲夢指了指椅子:“坐。”

  看著麵前狀似乖巧的金發小女孩,蕭雲夢眼眸中掠過一絲複雜。

  幾個小時前,她和洪念撲了個空,還順帶拔蘿卜帶出泥查出學生無故曠課。

  他們在初級學院當了幾年老師,這麼桀驁不馴的學生,還是頭一回見。

  但要這麼輕而易舉放棄,那就不是蕭雲夢的性格。

  於是她和洪念一起,敲響了對門鄰居的門。

  “哦,那戶人家啊。”

  鄰居探出頭來看了眼:“我記得是單親家庭,大人是個有智力障礙的殘疾,家裏事情都是九歲的女兒在操勞,白天幾乎不在家,應該在外麵打工。”

  順著鄰居給出的線索,蕭雲夢和洪念來到一家酒吧。

  “找人,還找那個毀了容的傻子?哦......我們這的確有這麼號人。”

  調酒師爽快地給出答複:“他平時在我們酒吧當保安。不過中午吃完飯後一般會出去溜達,等到下午上班時間才回來。”

  偏偏這時忽如其來的帝國軍團封鎖了附近街區,兩人無法,隻好折返。

  說實話,追尋到這裏,他們的心態也經曆了幾度轉變。

  剛開始是想嚐試幫助一顆好苗子。後來發現這孩子糊弄老師,難免有些生氣。但等他們真正了解對方家庭背景後,怒火最終消失殆盡。

  家住貧民區,單親,有個智力障礙的毀容父親,大半重擔都落在九歲孩子身上。

  “這還真不能怪人家孩子。”洪念在懸浮車上點了一支煙:“家裏這個條件,今天沒來上課,肯定是去兼職打工賺錢了。”

  “要知道她這個年紀的貧民學生,連吃都吃不飽,怎麼可能有錢。”

  “她天天穿相同的幾件衣服,我早該想到的。”

  蕭雲夢看著下方的星軌:“之前看她說自己衣服上的補丁是首都時尚,我還在想是不是小孩子虛榮心作祟......”

  說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她不免羞愧。

  “骯髒的成年人啊。”

  洪念苦笑:“孩子隻有九歲,我們卻總用自己的思想去揣摩他們。”

  “唉,補助金的事,我們回去和宋主任再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免除她的學費,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往咱們工資裏扣。”

  “好。”

  回憶結束。

  蕭雲夢打開櫃子,拿出納米袋。

  原含霜低頭一看,袋子裏裝著幾件嶄新的衣服,足足有四套。

  “這是學校發下來的臨時校服,你可以先穿這個。”

  雖然蕭雲夢這麼說,原含霜還是看出了端倪。

  這幾件衣服的料子都很好,還貼心地準備了四套不同顏色用以換洗。怎麼看也不像是學校專門為她一人量身定做。

  “放心吧。”她的沉默讓蕭雲夢意識到什麼:“不要錢。”

  話都說到這份上,原含霜隻能收下:“......謝謝老師。”

  俗話說得好,拿人手短。

  既然收了衣服,原含霜也不好意思裝糊塗:“老師,我不該翹課的,我知道錯了。”

  認錯爽快,死不悔改。

  按照原含霜多年經驗,頭回犯錯,隻要態度良好,老師一般既往不咎。

  然而蕭雲夢隻是看了她一眼,幽幽歎氣:“咱們1999星隻是帝國上千星團中一顆普通偏遠星球。你沒去過中央星係,所以不知道那裏資源有多豐富,又有多少天之驕子。高考,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在這些人裏殺出條血路。”

  她語重心長:“你還小,或許不知道。但我可以確切告訴你,對我們這種偏遠星球出身的平民天賦者來說,高考絕對是青雲直上的重要捷徑。這關係到你的人生和未來,現在就頻繁翹課,對你整個人的未來發展絕對不利。”

  “還有,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老師,我們都很樂意幫助你。”

  原含霜愣了一下:“謝謝老師。”

  語氣中多了之前沒有的真誠。

  辦公室裏沉默下來。

  片刻後,蕭雲夢再度開口:“學校最近設立了一個獎學金,期末考考到年級前三可以減免學費,年級第一可以自己選擇來不來上課。你想翹課,可以,但我希望你展現出翹課的底氣。”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獎學金,不過是蕭雲夢連同洪念,和宋主任商討過後特地為原含霜一個人設立的激勵計劃。

  “好耶!”果不其然,金發小孩眼睛一下子亮了:“保證不辜負老師期待!”

  看著她閃亮的眼神,蕭雲夢沉重了一中午的心情終於多雲轉晴。

  或許這就是為師者的意義吧,她想。

  “對了......老師,還有一件事。擬態等級會伴隨修煉增長嗎?”

  “不會。”

  蕭雲夢本身就是精神力課程的老師,對這方麵了解自然遠超他人:“擬態本身的等級品質在覺醒的那一刻就注定,不可能改變。”

  “普通擬態就沒有任何晉升的可能?”原含霜不死心。

  “沒有。”蕭雲夢搖頭:“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等級低的普通擬態天生就需要付出比珍稀擬態多更多的努力,才能達到和他們同一個水平線上。”

  “可是一班的古德澤最近檢測精神力天賦有上升的趨勢。”

  這事還是古德澤自己炫耀到她麵前的,不會有假。

  “那不一樣。”

  蕭雲夢苦笑:“擬態等級不會隨著修煉而增長,除非它們本就很強。”

  “古同學的擬態十分稀有,在星際擬態榜上都位列有名。如今隻檢測出C級,是因為他年紀還小,精神力尚且不穩定,無法發揮出擬態的全部實力。”

  她看著金發小女孩,認真地勸道:“所以千萬不要因為打敗了古德澤而沾沾自喜,如果你不用更多的汗水補足天賦差距,遲早會被他輕鬆追上。”

  原含霜心事重重地離開了辦公室。

  世界永遠是不公平的,不公平就不公平在古德澤未來擬態等級肯定不低。

  當然了,她前世寶貴的古武記憶也不太公平。非要算起來還是她這個開掛的贏麵更大,都是臥龍鳳雛就誰也別說誰了。

  她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為自己身上的異常。

  出於某種極其玄妙的預感,原含霜隱隱約約有感覺。

  雖然蕭老師說擬態等級是固定的,但自己的擬態等級似乎沒有停止增長。

  至於這一點,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印證。

  她在精神力基地覺醒時是D級,瘋狂修煉一個多月後,入學檢測就跳到了C級。

  要是給人知道了,恐怕得把她抓去研究所切片,畢竟整個星際都沒有如此驚人的先例。

  按照蕭老師所說,隻有強大的擬態才會被身體年齡限製,可自己的錦鯉和小黑鳥一個比一個普通,哪個都同強大兩字搭不上邊。

  難不成是雙麵擬態的緣故?

  想不通,原含霜幹脆把這事拋到腦後,開始琢磨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如果沒猜錯的話,蕭老師最後那段的意思是,隻要她能考到年級第一,不僅可以免學費,以後還可以自由翹課。

  有這種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