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7章 07
  展示出擬態後,原含霜十分順利地通過了天賦者身份檢測。

  高級人員微笑著祝賀她:“恭喜您升級為天賦者格鬥家。您的格鬥家資格證已升級,隨時可以進入後臺進行查看。”

  “多謝。”

  原含霜高高興興地走出了檢測室,胸口掛著的徽章上多了抹花紋。

  從今天開始,她不再是普通格鬥家,而是天賦者格鬥家。

  雖然她的徽章等級沒變,還是隻比青銅高一個等級的白銀。但比賽一場的價格卻是之前的三倍,那叫一個爽。

  “走,咱們先去試驗一下如今的戰鬥力。”

  她拍了拍肩膀上的錦鯉,後者也興奮地拍了拍魚鰭。

  同調作戰作為如今星際主流最為推崇的戰鬥模式,其強度不言而喻。

  但新的力量體係再強,也得和自己上輩子的古武相融合,才能發揮出一加一大於二的實力,這是個漫長的過程,需要反複推敲和大量實戰演練。

  “讓我看看......保險起見,第一場還是組個隊吧。”

  原含霜在光屏上提交了2v2對決申請。

  很快,光屏就顯示匹配完成,讓她前往對應的比賽區域。

  等她到後,場上已經站了三個人。大家都戴著差不多樣式的麵具,腦袋上浮現一行熒光ID,看起來像在打全息遊戲。

  原含霜踏進場地,隊友大驚失色:“艸,我怎麼組到個一階低級!”

  能晉入白銀這個分段的天賦者基本都是一階中級,顯然隊友也沒想到,自己隨機匹配,竟然會匹配到個一階低級的菜鳥,抓鬮都不帶這麼離譜。

  “倒黴死了。”看對麵兩個一階中級,隊友呸了一聲:“喂,那個海綿寶寶,待會等過三分鍾直接投了吧,聽見沒。”

  上場就決定投降,沒出息!

  原含霜沒理他,同時在心裏惋惜了一下自己逝去的ID。

  最開始她的ID是父親,每次主持人介紹的時候都得尊敬地喊一聲,觀眾討論的時候也得尊敬的喊一聲,最後忍無可忍遂而進行集體舉報,被迫強製改名,於是有了如今的海綿寶寶。

  “預備,比賽開始!”

  倒計時一聲令下後,場上天賦者紛紛以最快速度完成同調,錦鯉也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原含霜眉心。

  霎時間,她深藍色的瞳孔變成了深邃的紅色,和小錦鯉身上花紋顏色相同,周身氣勢節節升高。

  其他幾位天賦者身上同樣出現部分擬態特征,例如爪子伸長變尖,頭上冒出貓耳朵等,這是同調作戰一大顯著特征。

  同調作戰和擬態作戰本質上的區別,就是擬態作戰是放出擬態,讓擬態去打架;而同調作戰卻是收回擬態,增幅人體實力,親身上陣打架。簡稱派遣小弟和正主親自下場。

  剛才等候時原含霜就留心觀察過,對麵兩個天賦者的擬態分別是風靈貓和靈草兔。這兩個擬態同樣屬於普通擬態,相當常見,屬於爛大街類型,極大程度上給做足了功課的原含霜提供方便。

  比方說她清楚,同調了風靈貓的那位天賦者,走了敏捷型的路子;同調靈草兔的那位天賦者,百分百是個輔助。

  而她的隊友,擬態是狼蛛,應該是個控製型。

  “靠,還是個隻會放冷箭的遠程!”

  狼蛛看到海綿寶寶的擬態,心裏大概也有了底。

  他以前排位的時候遇見過錦鯉擬態的隊友,對方是個遠程。

  自己一個控製,組到個遠程,已經屬於倒黴搭配組合。偏偏海綿寶寶還隻有一階低級,他們兩個組在一起堪稱送菜。

  “退!退!退!拖三分鍾,時間一到就投降!”

  一想到投降不僅會掉段位積分,還會扣手續費,狼蛛心裏就窩火。他直接選擇開始拖延大法,繞著場地往後跑,充分發揮跑路精神。

  “走,先解決一個再說。”

  對麵兩個天賦者對視一眼,決定不管那個毫無威脅力的一階低級,聯合起來先把另一個威脅最大的一階中級踢下去。

  於是原含霜就這樣站在原地,頗為無語地看他們跑酷。

  他們三個實力差不多,但敏捷型顯然在速度上更占優勢。

  於是狼蛛才跑了幾秒就被風靈貓追上,不得已隻能回頭率先使用技能,手心光芒一閃,冒出潔白的蛛絲。

  “!”

  技能產出的蛛絲質量非常不錯,再加上狼蛛身經百戰,發射位置刁鑽。

  風靈貓一驚,原地往後翻了幾個跟鬥,這才險而又險地躲過。好在靈草兔的增益技能旋即而至,張口吞下綠色的靈草團後,風靈貓的貓耳朵抖了抖,速度猛然上了一個層級。

  “我艸,這打個屁啊!”狼蛛直接爆粗口。

  風靈貓本來就是敏捷,還自帶一個增益輔助,閃躲靈活不說,跑起來唰唰帶風,簡直是要上天的節奏。

  不行,不把這個輔助解決掉,怕是三分鍾都拖不了。

  狼蛛這才想起自己還有個沒屁用隊友,剛想回頭讓隊友幫忙拖延一下時間,就看見原含霜無所事事地站在那裏,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海綿寶寶,你特喵的就這麼站在旁邊看戲?”

  這怒吼聲大到把臺下其他賽場的觀眾都驚動了。

  他們過來湊熱鬧,看清場上局勢後紛紛幸災樂禍。

  “竟然是隨機匹配,難怪了,隨機匹配最容易匹配到菜鳥隊友。”

  “這個狼蛛也是倒黴,都白銀了還會匹配到一階初級。不過也奇了怪,一階初級的天賦者不都是青銅,她是怎麼打到白銀段的,該不會是打團隊賽抱大腿上來的吧?”

  “怎麼還在跑,打啊,上啊!大炮架兮轟他娘!正麵幹!”

  看場上局勢陷入你追我趕的膠著,不少觀眾頓時噓聲一片,“都白銀局了怎麼還玩滿場跑的猥瑣流,沒意思。”

  “就是,跑來跑去的,毫無觀賞性。”

  有位戴眼鏡的觀眾站在比賽場地外,隔著淡藍色的防護罩,仔仔細細將原含霜打量了一遍,視線著重停留在她頭上的ID和矮小的身量,一言不發地走到場地外的投注處:“押一千星幣給海綿寶寶。”

  “老兄,你搞沒搞錯。”其他觀眾大驚失色:“那個海綿寶寶才一階低級,對上兩個一階中級隻有送菜的份。燒錢也不帶這麼燒的吧!”

  “不,你不懂。”

  眼鏡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我經常在格鬥館看比賽,海綿寶寶雖然在天賦者格鬥組裏還是個寂寂無名的新人,但在普通人格鬥組裏可頗有名氣,別看她年紀小,打起人來可狠了。我也沒想到她會忽然升組,剛看了好幾眼才確定。”

  “真的?”那人半信半疑。

  “真的。現在是白天,格鬥館觀眾不多。再加上兩個區不互通,沒什麼人過來觀戰。要平時在普通區,海綿寶寶的比賽都得提前預告,人家打架好看又暴力,走的還是極其稀少的古武流派,當初還暴打過天賦者,粉絲可不少。”

  眼鏡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信我,就投個幾百星幣試試,賠了就當玩玩,也沒多少錢。”

  看眼鏡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觀眾猶豫了。

  眼看著光屏上的賠率飛到5:1,他想了想,還是投了一百星幣:“行吧。”

  反正一百星幣不過灑灑水,輸了也不心疼。

  賽場上的比賽還在繼續。

  狼蛛艱難地躲避著風靈貓的襲擊,後者得到加持後速度提升到極致,半點給他反擊的餘地都沒有,更別說解決掉輔助了。

  一時間,狼蛛毫無辦法。

  他隻能一邊跑一邊借助蛛絲狼狽抵擋,朝隊友破口大罵。

  “你有沒有良心海綿寶寶,就幹看著隊友挨打!你下賤!”

  “海綿寶寶你特喵是對麵派來的吧,打團還不來,就看我1v2?”

  原含霜也不惱。罵就罵,又不掉塊肉,略略略。

  等獻祭狼蛛把兩個人攻擊路數摸清後,她才慢條斯理地活動手腕。

  下一秒,原含霜後腳一蹬,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般衝了出去。

  正在分神關注賽場的靈草兔連忙道:“另一個人不見了!”

  聞言,風靈貓分出一縷心神:“去哪了?”

  “不知道,我沒看見......啊!”

  話說到一半,靈草兔猛然感覺自己身後傳來一股大力,頓時尖叫。

  驚愕之下想回頭,卻感覺脖頸後方纏上一雙柔弱無骨的手。

  緊接著,原含霜從腰腹,小腿和脖頸三點同時發力,借用小孩身體的柔韌性,抓著人就往賽場外甩去。

  多人對決先殺輔助,這是所有天賦者對決的通識。

  “小心——”

  見狀,風靈貓瞳孔驟縮,果斷放棄狼蛛,掉頭撲來。

  他在心裏後悔,比賽前半截進行地太過順利,以至於他過於輕敵,離輔助越來越遠。

  好在加持在身上的增益還在,風靈貓將速度開到最大,又用了技能,終於堪堪在空中抓住了靈草兔,硬生生將人從邊緣拽了回來。

  他把靈草兔扶穩,“你往我身後站,她的速度很快,肯定是敏捷型。”

  後者被這麼大力甩了一下,整個人還是懵的,聞言點了點頭。

  看著對麵兩人重整旗鼓,狼蛛又急又氣:“海綿寶寶,你到底在幹什麼,補刀都不會?”

  靈草兔被她甩出去那會,原含霜完全可以擋一下風靈貓,這樣就能成功淘汰掉一個對手。可她卻站在原地沒動,眼睜睜地看著輔助被敵方救下。

  狼蛛簡直要被氣死。

  原含霜無視了隊友的痛罵。她站在原地,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和擬態同調之後,自己的速度和力氣直接爬升了一個大臺階,幾乎是先前的三倍!

  這還建立在自己僅僅隻是個一階天賦者的前提下。

  難以想象,那些能夠和高階擬態同調的天賦者又是怎樣一副強大的光景,教材書上寫的抬手毀天滅地,動念秒殺星雲,恐怕真不是鬧著玩。

  想想那幕,原含霜一下子支棱起來了。

  沒有什麼比實戰更能讓人適應節奏。

  熱完身後,原含霜打算試試新研發的技能。

  “接下來進行下一個實驗。”

  蕭雲夢老師在那堂課上說的話給了她不少啟發。

  在長達半個月的思考裏,她從自己最擅長的武學裏,找到了自己未來技能的雛形。

  ——八極拳。

  在前世,八極拳代表著華夏武學的巔峰,站立在諸多武學的金字塔巔峰,以招式暴烈,剛猛著稱,後來經過武道改良,威力更是翻了數倍。一旦成功入門,便是日進千裏,稱霸武道場,堪稱賽場王者。

  然而和八極拳威力並稱的,是它的修習難度。

  修習者不僅要求骨骼清奇,資質上乘,還必須用珍貴藥材組合而成的藥浴焚洗三日三夜,再端坐於寒冰床之上,用純陽內功打通經脈,徹底改變自己體質後,才能正式開始修習。

  正因如此,掌握八極拳的武道選手寥寥無幾。

  不巧,原含霜就是其中一個。

  八極拳是她前世的得意招數,也是看門招牌。

  可惜這輩子重生後,原含霜始終沒有找到藥浴用的草藥,隻能暫且將其擱置一旁,對此頗為遺憾。

  但現在不同了!

  八極拳若是能夠成功演化成擬態技能,那原含霜完全不需要像前世那樣打通經脈,強行改變自己體質,直接使用!

  要放在前世,估計古武界得來個大洗牌。

  而現在,就是檢驗這個想法能不能成功的時刻。

  原含霜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在原地擺好起手式。

  成敗在此一舉!

  剛將輔助保護好,風靈貓選擇主動出擊。

  他仗著自己是敏捷型速度快,如同一陣風般接近對方。

  結果剛剛走到一半,就被對方猛然拔高的氣勢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

  原含霜瞳孔裏的紅色越發耀眼,仿佛燃起一簇烈烈火光。

  她那即使更換骨血也深深刻在靈魂裏的記憶,轟然爆發。

  【八極拳第一式——鷹爪擒蛇】!

  “喝啊——”

  一拳下去虎虎生風,帶起雷霆萬鈞氣勢。

  在這個不知多少世代後的茫茫星際裏,華夏古武終於綻放出輝光。

  “不對!不是敏捷型!”

  風靈貓側身險險避開,為這不知名卻可怖至極的勁風,驚出一身冷汗。

  天賦者分為六個類型,分別為近戰,遠程,控製,敏捷,輔助和防禦。

  眾所周知,隻有判斷出對手屬於什麼類型,才能找出弱點。

  風靈貓剛才看原含霜身姿輕盈速度快,下意識歸類為敏捷。

  但剛才這一拳的力道又讓他產生猶豫,懷疑對方走的是近戰型路子。

  隻有近戰型天賦者,才能擁有這樣叫人色變的蠻力。

  可如果是近戰型,那真是見鬼了,錦鯉擬態竟然也能走近戰路線?

  可如果她是近戰型的話,如此快的速度又怎麼解釋?

  風靈貓這口氣鬆得太早。

  他以為自己走位風騷,順利溜號,卻不知道八極拳這等薈萃了前世武道終極的古武招式出手,便絕對不會空手而歸。

  特別還是第一招鷹爪擒蛇。這招就是專門用來抓人的。

  簡單說,就是把人抓到自己身前暴打。

  果不其然,風靈貓剛邁出去一步,就感覺自己被一股無法拒絕的大力拽了過去。簡直就像他自己貼上去一樣。

  “什麼——?”風靈貓臉上驚悚的表情就像見了鬼一樣。

  哪有一個敏捷型自己跑到敵人手裏的???

  “這個風靈貓怎麼自己撞回去了?他傻啊?!”

  風靈貓自己都搞不明白,外行看熱鬧的圍觀群眾更是不明所以。

  就在風靈貓也覺得自己難逃此劫的時候,原含霜忽然鬆手。

  “你走吧。”她背負雙手,表情莫測:“我今天不殺生。”

  這人腦子有毛病吧!

  風靈貓暗啐一口,趕緊發動疾跑技能。

  然後原含霜悠哉悠哉看風靈貓跑出去幾步後,又一次發動技能。

  【鷹爪擒蛇】!

  躥出去沒多遠的風靈貓再一次被拽了回來。

  風靈貓:???

  “你幹森麼!莫挨老子!”

  如此重複兩三次後,他整個人都麻了,臉上浮現一層屈辱。

  這個海綿寶寶就是故意的!先讓他跑四十九米,然後再掏出她五十米的大刀!!!

  更可惡的是,一邊打,那個海綿寶寶還一邊出言嘲諷,搞人心態!

  “你知道嗎,你最大的錯誤就是被我近身。”

  身為近戰無敵的古武大師,七步以內,就是原含霜的領域。

  在這個領域裏,她是絕對的主宰。

  誰也沒料到的翻盤讓周圍觀眾直呼精彩。

  “精彩啊,精彩!”

  “短短一分鍾就翻盤了?好家夥!一個一階低級竟然按著一階中級打?”

  “我還說風靈貓怎麼自己跑回去這麼多次,現在算是看出來了,原來海綿寶寶用了技能!”

  “剛剛海綿寶寶用的是古武技能嗎?絕了,剛剛那個速度,我也以為是敏捷型,沒想到藏了一手,難怪可以跨級戰鬥。”

  終於,在另一個落單輔助被狼蛛輕鬆解決後,風靈貓忍無可忍:“我認輸!”

  與其忍受貓抓老鼠一樣的折磨,還不如給自己留點體麵。

  “比賽結束!”

  所有人都沒料到,這場一開始實力懸殊的對局,竟然會迎來這樣的結果。靜寂數秒後,他們齊齊鼓掌。剛才買了賭贏的觀眾更是舉手歡呼。就連最開始誤會隊友實力的狼蛛也麵露羞愧。

  隨意投了一百星幣的觀眾簡直不敢想象,五百塊就這麼到手了。

  雖然結束了我還是沒看明白。”他喃喃自語:“海綿寶寶到底是什麼型?”

  “你笨啊。”眼鏡美滋滋的領到五千塊,翻了個白眼:“技能可以遠距離限製住敵方的行動,當然是控製型啊!”

  “再說了,控製型不僅控製欲強,還心髒,你沒看到那個風靈貓都被海綿寶寶戲耍成啥樣了嗎?!”

  “也是。”

  站在臺上的原含霜壓根不知道自己已經風評被害。

  她仍舊沉浸在興奮裏。

  ‘我成功了!八極拳真的成為了我的擬態技能!’

  隻有身為古武大師的她才清楚這套拳法的精髓。

  八極拳的可怕,在於它內裏擁有八個不同的招式。

  分別是鷹爪擒蛇,鐵山靠,降龍伏虎,天女散花,虛步探掌,天王托塔,黃雀在後,閻王三更。

  這八個招式,涵蓋了攻擊、防禦、控製、敏捷、甚至是生死技,其強大的作戰能力讓人歎為觀止。

  它唯有的一個缺點,就是無法遠程,隻能近戰。

  這就是為什麼原含霜說,隻要在靠近自己七步以內的地方,她就是無敵的,因為八極拳隻能在近戰發揮最大力量,離遠了隻能幹瞪眼。

  當然,現在的原含霜因為種種因素受限,隻能使出第一式。

  但伴隨著以後修煉等級的提升,總有一天,她可以將八極拳八大招完整展示出來,給星際帶來一點小小的華夏震撼。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這種興奮的狀態一直持續到她回到臺下。

  解除同調狀態後,原含霜頓時雙腿發軟,眼前發黑。

  “呃......”

  熟悉,太熟悉了。

  八極拳雖然威力強大,格外炫酷。但不過是使用幾次,原含霜就開始感到致命的饑餓感,差點路都走不穩。

  萬萬沒想到,使用技能也會消耗飽腹值!

  “不行......以後還是得走近戰路線,少用技能。”

  她摸著自己的肚子:“以我現在的饑餓程度......至少五支營養液。”

  五支啊!那可是五支!

  要使用一次八極拳就得炫五支營養劑,那原含霜覺得......複興華夏古武這件事,也不是不能往後稍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