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5章 05
  “停——”

  哨聲和古德澤摔到草坪的聲音同時響起。

  原含霜直起腰,剛想問是不是可以提前去食堂幹飯的時候,就看見精神力老師蕭雲夢急匆匆地走過來,垮起個臉。

  “這是擬態對戰,你為什麼使用體術?”

  麵對精神力老師的問話,原含霜神色格外無辜:“可是老師您剛才說,要我們將同學當成敵對天賦者,感受一下實戰氛圍。”

  “實戰的話,不就是要使用一切手段獲得勝利嗎?”

  原含霜餓了三天,急著去食堂幹飯,走路都腦袋瓜子嗡嗡的,隻想速戰速決。

  在可選擇範圍內選擇最快的解決辦法,這是她的人生準則。再說了,她隻不過是用了個過肩摔,連自己的得意武學都沒祭出來,下手已經很輕了!

  原含霜:本人半點沒有欺負小孩的自覺。

  蕭雲夢:“......”怎麼感覺自己還被學生教育了呢?

  但沒毛病,她確實說過這話。

  天賦者攻擊手段一共就兩種,分別為擬態作戰和同調作戰。

  第一種是直接召喚擬態,下達指令,讓擬態戰鬥。

  第二種則是和自己的擬態進行同調。同調狀態下,天賦者的身體各項基礎實力都會得到大幅增強,發揮出一加一大於二的作用,目前星際主流戰鬥方式顯然更傾向於這種。先前原含霜打聽到的小道消息,說天賦者可以肉身行走宇宙星空,指的便是同調作戰。

  俗話說的好,天賦者,三分看天賦,七分靠打拚。

  擬態等級這個沒什麼好說的,看老天賞飯。靠自己打拚的話,可供選擇的範圍就廣了。為了增加天賦者戰力,人們無所不用其極。

  就連初級學院給剛入學新生排的課表裏也不例外。諸如負重跑,舉啞鈴,引體向上和俯臥撐。完全不把小孩當小孩看,強度高到咋舌。

  綜上所述,在天賦者對決中,使用體術再常規不過。

  但誰也沒想到,在這種場合下,一個剛剛入學的小女孩會直接衝過去,使出一個標準完美到挑不出半分瑕疵的過肩摔,直接當場爆殺。

  隔壁高年級部的格鬥老師當即站了起來,麵露震驚:“沒有半點多餘動作,發力點掌握得堪稱完美,四兩撥千斤的手法老道。過肩摔按理來說是高年級格鬥課才會教授的內容,現在就能提前熟練掌握......她真的隻有九歲?”

  即使是以他挑剔的評判標準,都能穩拿滿分。

  “我的確說過讓大家當做實戰演練。”

  看同僚湊熱鬧拆自己臺,精神力老師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本節課是精神力課程,就算是感受實戰氛圍,也得以擬態的攻擊為主。之前的確是我疏忽了,沒有強調這一點。”

  “所以,老師您的意思是還要再比一次?”

  “不錯。”

  就在他們說話的間隙,古德澤掙紮著從草地上爬了起來。

  他的臉色像是被人當眾扇了一巴掌那樣難看,火辣辣的,死死盯著站在他不遠處的金發小女孩。

  “好吧。”原含霜聳了聳肩:“那就用擬態再比一次。”

  回到原地後,剛才還滿臉擔憂的隊友對滿臉崇拜,五體投地:“你太厲害了,剛才那招真帥,我還沒看清,古德澤就被你甩到了地上......”

  經此一役,在柯俊達眼中,原含霜瘦小的身軀頓時偉岸。

  因為剛才那個幹脆利落的過肩摔,這一回他們的對決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關注。隔壁高年級班不少帶隊老師都過來湊熱鬧,格鬥課老師洪念甚至搬了張凳子過來,毫不掩飾自己對這個小孩的欣賞。

  “準備,戰鬥開始!”精神力老師一哨令下。

  這回原含霜沒有一馬當先衝上去,而是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一屁股在操場上坐了下來,開始閉眼調動自己的擬態。

  對麵也擺好了陣仗。幾乎同時,赤焰斑斕虎,綠毛蟲,金剛鸚鵡和錦鯉從淡藍色的精神力漣漪中出現。

  其他幾種隨處可見的普通擬態並未引起注意,唯有其中貓崽一樣大的紅色幼虎吸引了全場目光。

  “這小孩的擬態竟然是赤焰斑斕虎?”

  高年級老師麵露訝異:“榜上有名的強大擬態,未來可成長的空間很大啊!高考去7絕對沒問題。”

  “畢竟是聯邦古家的小少爺,繼承了他們家族的招牌擬態。”精神力老師聳肩:“雖說是旁係,但流著古家的血,基因天生擺在那裏,雖然起點沒有那麼高,但天花板絕對讓普通人望塵莫及。”

  “也是。”

  聽見周遭驚呼討論和四麵八方投來羨慕目光後,古德澤的臉色終於好了不少,回到往常那種趾高氣揚,用鼻子看人的狀態。

  他雖然出身於古家旁係,但也是旁係這一代裏天賦最好的幾個。

  在進行擬態覺醒之前,古德澤一直使用家族秘法鍛煉自己的意誌,花費大量時間精力,日以繼夜,廢寢忘食,終於得願所償,覺醒了古家的招牌擬態。

  赤焰斑斕虎在星際擬態榜排名第五十二,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強大擬態。

  這樣強大的擬態,就算起點稍低,未來也絕對能夠抵達A級,可謂青雲。

  毫無疑問,從小到大遇到的同齡人裏,古德澤都是最優秀的那個。

  他從未輸過,所以方才的失敗對他而言如此難以接受。

  “赤焰斑斕虎,給我撕碎對麵!”

  古德澤氣勢洶洶地指揮著擬態朝對麵進攻。

  對麵柯俊達剛剛放出金剛鸚鵡,抬頭看見這隻頭頂燃燒著火焰的幼虎,登時想起不久前入學時慘敗的經曆,臉色瞬間煞白。

  上回他和古德澤競爭老大,對方直接指揮赤焰斑斕虎用蠻力撕開金剛鸚鵡,贏下了勝利。雖然擬態作戰不像同調作戰那樣容易受傷,但擬態的受損也讓柯俊達頭暈了很久,此刻不由有些絕望。

  慌亂間,柯俊達隻能打起精神,匆忙下達指令:“金剛鸚鵡,防禦!”

  很顯然被古德澤留下陰影的不止他一個。

  普通擬態沒有說話能力,但金剛鸚鵡畢竟有種族特性,剛出現就驚恐地拍打翅膀,到處嘰嘰喳喳:“救命啊!鳥鳥不想挨揍!鳥鳥不想挨揍!”

  “誰來救救鳥!誰來救救鳥!”

  “不行,差距太大了。”老師們在一旁搖頭。

  他們自然能夠看出柯俊達想要用自己的擬態擋下赤焰斑斕虎進攻的意圖。

  隻是赤焰斑斕虎強度太過,本身就主打近戰型,遇到高出一小級的天賦者未免不能一戰,和同為零階中級的金剛鸚鵡對戰,屬實不費吹灰之力。

  果然。很快,在主人的命令下,赤焰斑斕虎猛然撲上前,在慘叫聲裏悍然撕開了金剛鸚鵡的防禦,叫柯俊達連連倒退,幾乎連擬態都維持不住。

  “這強悍的攻擊力......難怪能榜上有名,今天可算是長見識了。”

  另一個高年級老師唏噓道:“覺醒珍稀擬態的天賦者的賽道起點和別人就是不同。反觀咱們1999星上的學生,清一色平民出身。沒有家族血脈,修煉資源更是遠遠比不上人家,可見投胎也是門技術活。”

  的確如此。

  旁觀的老師紛紛在心裏歎氣。

  他們雖然是初級學院的老師,也畢業於七大高級學院,在1999星體麵受人尊敬,但往中央星係一靠,根本算不得什麼。

  真正厲害的天賦者在畢業後會收到各國軍部或者其他大組織的offer,也就隻有他們這種沒本事沒背景的,才會發配到偏遠星係當窮老師。

  “我記得柯俊達也是平民出生,能覺醒C級擬態已經很不錯,未來努力努力未嚐不能走出去。另一個剛入學的女生年紀輕輕體術過人,很有暴力近戰的潛力。如果他們沒有碰上赤焰斑斕虎的話,可能已經贏了,可惜......嗯?”

  就在旁觀的老師們你一言我一語發表自己高見的時候,場上的局勢猛然出現扭轉。

  “赤焰斑斕虎,繼續攻擊!”

  撕裂了金剛鸚鵡的防禦後,古德澤並沒有讓赤焰斑斕虎停下。

  他的目標本來就不是柯俊達,而是原含霜。新仇加舊恨,怎麼也得給個教訓,否則他麵子往哪擱?

  解決一個敵對擬態,赤焰斑斕虎雄風大振,頭頂火焰燃燒地愈烈,虎視眈眈地看向對麵僅剩的那條錦鯉。

  和它比起來,原本就小的錦鯉看起來更小了,看起來隻需要輕輕一口就能咬斷。

  感覺到主人的戰意,幼虎昂頭“嗷嗚”了一聲,刨了刨地,飛也似地衝去。

  原本是毫無懸念的對局,誰也沒想到的是,悶哼倒退的竟然是古德澤。

  “怎麼回事?”

  這番變故驚呆了所有圍觀的老師和同學,柯俊達揉著隱隱作痛的腦袋,抬頭一看,張開的嘴巴幾乎能塞下一顆雞蛋。

  所有人都看得分明,赤焰斑斕虎乘勝進攻,姿態兇猛;反觀原含霜的紅白錦鯉,在巨大的體型差麵前顯得弱小可憐又無助。

  在虎爪即將貼近時,錦鯉猛然擺了擺魚尾,做出防禦姿態。

  然而就是這一擺尾,便輕鬆擋下斑斕虎的攻擊。

  比起花樣繁多,手段頻出的同調戰鬥,擬態之間的戰鬥更為迅速,隻需要一個照麵就能判斷出高下。

  毫無疑問,古德澤輸了。

  但是怎麼可能呢?在擬態榜上赫赫有名的強大擬態,竟然會輸給一介平平無奇,隨處可見的普通擬態?

  半邊翅膀消散的金剛鸚鵡振臂高呼:“牛哇!牛哇!隊友carry帶飛!”

  別說他們,就連原含霜也有點懵。

  懵完之後,她忽然一陣天旋地轉,猛地一下栽倒在草地裏。

  精神力老師第一個召喚出自己的擬態,將金發小女孩扶起。

  “怎麼回事?”

  情況緊急,大家都沒有去關注方才的對決結果。

  學院醫務室的校醫急匆匆趕到,用擬態技能初步做了個檢查,皺著眉開口:“這孩子......極度饑餓和營養不良導致暫時性脫力,急需緊急進食。”

  有老師隨身攜帶了營養液,剛擰開一支給原含霜灌下去,另一邊古德澤身體也跟著搖晃一陣,神情難看。

  校醫的擬態還沒來得及收回,正好一起檢查。

  “擬態受損,精神力輕度震蕩,沒什麼大礙,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

  剛才原含霜暈倒,許多人的注意力轉移。但事實上,精神力擬態之間的戰鬥還在繼續。

  赤焰斑斕虎這樣近戰型擬態,本就野性難馴,自從覺醒後未嚐敗績。自信滿滿的猛擊輕輕鬆鬆被一條小魚擋下,內心和自己的主人一樣無法接受。

  於是,理所當然的,它發動了第二次進攻,和錦鯉扭打在一起。

  柯俊達那隻半邊翅膀受傷的金剛鸚鵡則在一旁慷慨激昂地負責解說:“揍它!打的好哇!”

  “小錦鯉上勾拳,啊不上勾尾,命中!再來一拳!臭腦虎倒下了!”

  最後的結果是赤焰斑斕虎被錦鯉摁著暴打一頓,含恨消散在漣漪裏。

  擬態受損會反過來影響主人。比如上回柯俊達被古德澤揍過後,一連頭痛了好幾天,古德澤屬於步了他的後塵。

  “先把人帶去醫務室吧。”

  確定了古德澤無礙後,校醫立馬專注於另一位陷入半暈厥狀態的學生。

  不檢查不知道,一檢查嚇一跳,原含霜身上各項營養指標都不合格,可以說是全線飄紅,必須迅速送進儀器裏做詳細檢查。

  用擔架將人運到醫務室後,校醫憂心忡忡關好門:“這個孩子的家庭條件可能不太好。如果檢測結果沒錯的話,她應當這半個月來都沒有吃過一頓飽飯,再加上精神力使用過度,如果再這樣下去,實在堪憂。”

  “什麼?!”蕭雲夢同洪念交換了一個震驚的眼神。

  雖說初級學院裏許多小孩家庭條件一般,但差到連飯都吃不飽,那還真是第一次見。

  至少兩千年前,全星際就已經消除僅剩的貧民窟,全麵脫貧。星際貧富差距肯定有,但再如何,絕對不至於沒飯吃。

  誰能想到,他們今天竟然會遇見一個飯都吃不起的學生!

  “真沒想到。難怪她晚了一年入學,在入學時還特地詢問了學費和學校食堂是不是免費。”

  洪念搖頭唏噓:“這樣的家庭條件,怎麼可能交得起學費,想必來學校學習,也是全家咬緊牙關,深思熟慮一年後這才做下艱難決定。”

  “這娃兒在格鬥上簡直就是天賦異稟,妥妥是個近戰型天賦者的好苗子。”

  “是啊。”蕭雲夢跟著歎氣:“她的等級也不錯,今天對戰明顯能看出快要突破一階,難怪可以讓古小少爺吃虧。”

  他們並不覺得原含霜的錦鯉能打敗赤焰斑斕虎是個巧合。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古德澤隻有零階中級,而原含霜已經快要一階。整整兩個級別這樣的差距,放到天賦者裏也有如天塹。

  更重要的是,原含霜的入學資料顯示她已經九歲。兩位老師不知道她半個月前才進行精神力覺醒,還以為她八歲覺醒,修煉了一年才有今日成果,故此沒有大驚小怪。

  “為人師表當盡責,等下課後,咱們一起去找主任商量一下吧。”

  蕭雲夢思慮片刻:“我記得咱們學校有貧困生補助。”

  “有是有,但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讓孩子自己知道為好。”洪念道:“她既然沒有申請補助,我們也要多多關照孩子的自尊心。”

  蕭雲夢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難得你也有這麼細心的時候。”

  打趣歸打趣,這個建議倒是不錯,她當即拍板采納。

  “行,待會我們去主任那裏調取一下學生的家庭資料,看看能不能找時間去孩子家做一次家訪。如果能拿到監護人簽名,直接下發補助最好。至少在我們力所能及的地方多幫一幫,不要浪費了學生的好天賦。”

  另一邊,原含霜在熟悉的饑餓中驚醒。

  醒來後,她從醫務室的床上爬下來,穿好鞋扶著牆一步步往外走。

  門外站著一位白大褂和兩位老師。

  一位是精神力老師蕭雲夢,另一位是格鬥課老師洪念。

  聽見開門聲,校醫愣了一下:“你醒了?有感覺哪裏不舒服嗎?”

  “有。”原含霜痛苦地說:“我好餓。”

  她已經連續好幾天沒吃飽了。

  原含霜屬實想不到,擬態作戰竟然會消耗這麼多體力。

  失策啊!早知道她就掄拳頭了!

  幾分鍾後,老師將她帶到初級學院的食堂。

  原含霜根本來不及參觀這座極具科技感的未來建築,她的眼睛裏隻能容得下最遠處那一排巨大的營養液桶,直勾勾地看著,挪不開視線。

  果然是一副好久沒吃飽飯,餓壞了的模樣。

  蕭雲夢上前刷了自己的職工卡,看見光屏上顯示【可以取用】後,這才退後一步,眼含憐憫低聲鼓勵她:“快去吧。”

  天賦者是帝國的未來,帝國對此相當重視,初級學院裏的營養液全部由相關部門統一配發。

  一想到高級營養液那種香甜馥鬱的味道,原含霜就忍不住直咽口水:“老、老師,我可以喝多少?”

  幾位老師本就憐愛的視線愈發厚重:“隻要你喝得下,喝多少都可以。”

  “謝謝老師!”原含霜歡呼一聲,餓虎出籠般撲了上去。

  很快,老師憐愛的目光逐漸變得遲疑。

  洪念:“等等......她是不是有點喝太多了?”

  何止是有點。

  在原含霜無底洞的胃口下,光屏上當前營養液儲量迅速消耗,沒過多久就從滿滿一桶下降到幾近一半。

  正在後廚打飯的大媽疑惑地揉了揉眼,再揉了揉眼。

  隨後趕到的校醫大驚失色:“不能再喝了!!”

  他一把將人從營養液桶麵前拉開,再次讓擬態發動檢查技能,在這期間,後者的眼神還戀戀不忘地盯著那邊。

  原含霜摸了摸肚子,默默舉手:“可是老師,我還沒有吃飽。”

  非要說的話,她隻吃了個半飽。

  好在檢查結果顯示暴飲暴食沒有出問題,校醫鬆了口氣:“不行。你本來就營養不良,暴飲暴食容易出問題。”

  那好叭。原含霜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

  她乖乖朝著幾位道謝,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