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3章 03
  雖說廉價營養液是黑街裏摻了碳水化合物的那種,但除了營養濃度沒有達標以外,絕對管飽。

  原含霜一天的飯量是四支,隻有在長身體或增肌的時候才會多加一支。

  回想起自己在精神力基地裏的豪飲,她終於後知後覺意識到不對。

  無論如何,普通人絕不可能一次性喝掉三十支營養液,就算是所謂“精神力覺醒後短時間內出現的小癥狀”也一樣。

  於是第二天,原含霜去了黑診所。

  診所的醫生就是給爸爸看病開藥的那位,精神力擬態是啄木鳥,這個擬態的天賦者天生在醫療方麵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待病人站穩,小巧的啄木鳥在空中張開翅膀,發動檢查技能。

  技能發動後,淡綠色的探測光圈憑空出現,緩緩落到金發小女孩頭頂,在身體周圍遊走一圈後,消散在半空中。

  與此同時,被檢查者的身體狀況也擬態被誠實反饋給了主人。

  醫生不由疑惑:“你想看什麼病?你的身體很健康啊。”

  原含霜直呼不可能:“我這兩天經常無緣無故感到饑餓,昨天我一晚上就喝了三十支營養液,正常人會像我這樣嗎?”

  那確實非常不正常。

  醫生不信邪地讓啄木鳥再探測了一次,還是得到一樣的結果。

  “你的身體真的沒有問題。”

  他放下筆,將空白病曆本合上:“別看我在這裏開的是黑診所,但我高低也是個天賦者,如果你身體出了問題,擬態不可能檢查不出來,否則我也不用混了。”

  “你最近這幾個月來有沒有重複異常?”

  “有。”原含霜答道:“覺醒擬態當天也一口氣吃了很多。”

  隻是當時滿腦子都是賺錢,完全沒往這方麵想罷了。

  醫生沉思:“問題出現的時間在覺醒以後,說明根源在於你的擬態。”

  “刨除血脈因素,擬態本身是人類性格和潛意識的具現化,有些擬態覺醒後,天賦者身上會出現不同尋常的愛好。例如覺醒兔子類擬態的天賦者,會傾向於購買胡蘿卜味的營養液;蜘蛛類擬態的天賦者,通常會對昆蟲產生極大興趣;屎殼郎擬態的天賦者.......等等,我不該舉這個例子。”

  想起快到飯點,為了不讓自己失去胃口,醫生硬生生止住話題,話鋒一轉:“我隻是提供一個思路,可以嚐試往這方麵著手。”

  “不過你這個發病現象倒是讓我想到了一個病癥。”

  事實上,對於這位金發小女孩的病情,醫生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初步判斷。

  他懷疑這是一種極其罕見的病,學名為擬態缺陷。

  這種病的發病原因通常是因為覺醒了過於強大的擬態。人類的身體難以承受如此強大的擬態,從而產生終身缺陷,並且無藥可醫。

  最出名的,便是光明聖殿那位覺醒了神話擬態的聖子。

  但對麵這個D級小孩顯然不符合擬態缺陷的標準。

  雖然開的是黑診所,披上白大褂的心可不黑,沒有確定病情,不會貿然下定論。

  “當然,這隻是個猜測,並不靠譜。”

  醫生安慰她:“既然沒有檢查出問題,那也可能是短期情況。你回去好好靜養觀察,過段時間看看,有問題咱們再來想辦法。”

  原含霜心事重重地離開了診所。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醫生可能誤打誤撞猜對了。

  雖然自己兩個擬態單獨拆分出來看都十分普通,但擬態存在雙麵形態本身就足夠不普通了,有點副作用再正常不過。

  沒能解決問題,也沒能查清楚問題根源出在哪,她就隻能去小賣部,掏錢往家裏又進了批一百支營養液的貨。

  然而這一百支營養液,終究隻是緩兵之計。

  當晚,原含霜就喝掉了其中三十支,第二天早餐又炫完三十支,中餐同理,晚餐捧著剩下的十支,直接餓到前胸貼後背。

  這一百支營養液,竟然連第三天都沒有撐到!!!

  原含霜人麻了。

  按照這個吃飯速度,一天高低能整九十支。

  不得已,她隻能斥巨資,到正規的營養液店裏購買高級營養液。畢竟正常星際人一天隻需吃一到兩餐,隻有她這種喝廉價營養液的,需要一天多頓。

  付錢的時候,原含霜的手微微顫抖,心在滴血。

  “希望這一批高級營養液能夠管用。”

  有用的確是有用的。

  之前原含霜一天狂飲九十支,換成高級營養液後,一天隻需要十支。看起來劃算不少,但因為高級營養液一支是廉價營養液的十倍,換算成星幣,實際上花的錢並沒有節省多少。

  更離譜的是,即使每天喝十支高級營養液,原含霜還是餓。

  隻不過區別在於頭暈眼花和稍微能夠忍受。

  “不行,我不可以向饑餓屈服。”

  當晚,天還蒙蒙亮,原含霜就餓醒了。

  她望著天花板,終於在沉默中爆發:“如果一餓,就想要吃飯,那人和野獸又有什麼區別?!”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她找了根布條,在肚子上哐哐綁上三圈,力求將肚子收緊點。

  前世老祖宗傳下來的辛酸辦法果真有用,綁好後,原含霜感覺自己似乎真的沒有那麼餓了。

  已知,人一天不吃飯不會死。

  這回她真的鐵了心打算絕食一天,看看效果怎麼樣。

  中午,原含霜心不在焉,神遊四方,冥想打坐效率大大降低。

  等到晚上,眼前開始一陣發黑。

  這種情況下,人根本沒辦法集中精神進行修煉。

  不得已,原含霜隻能扯過被子,開始睡覺。但沒料到太餓了難以入睡,於是隻能幹脆利落給自己腦殼一拳,成功陷入昏迷。

  她做了一個香甜的夢。

  夢裏天空漂浮著一朵朵潔白的雲,原含霜飛在空中,伸手去摘,原來那一朵朵白雲是軟綿的棉花糖,於是她迫不及待地張口去咬,吃完了一片天空。

  第二天,原含霜盯著自己濕漉漉滿是牙印的被子,一時間陷入沉默。

  穿越後她的生活很簡單,前兩年還能存點錢。

  可開始給爸爸買草藥治病後,收入一下子入不敷出,隻能開源節流。

  她泡在格鬥館裏陪練,偶爾有多餘時間,都是在其他地方做兼職。

  星際時代,人力作用有限,更別提原含霜隻有九歲,能做的工作更少。換算成月收入,每日起早貪黑也隻能拿兩千星幣,扣除雜七雜八的費用後勉強夠得上溫飽。

  平時訓練力度大,原含霜又進入了生長期,飯量加倍。爸爸是成年男性,飯量同樣不小,家裏兩張嘴都挺能吃。

  現在她的飯量呈幾何式增長,一時半會還沒法給家裏帶來經濟收益,短短幾天就將好不容易才存下來的小金庫消耗得七七八八。

  最重要的是,吃了這麼多,身高還是沒有半分變化。

  ——啊!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不行,我必須得想別的出路,不能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原含霜看著晶卡裏為數不多的餘額,心底愁雲慘淡。

  作為一個有追求有夢想的成年人,她一向懂得靈活應變。

  人體處於極度饑餓,原含霜現在腦子特別清醒。若是對自己身體狀況都不了解,那她也愧對武道大師之名。

  經過兩天觀察,原含霜發現,自己隻有在不太餓的情況下才能好好修煉。

  饑餓時,修煉速度就如同龜爬。特別是極度饑餓,別說修煉了,連冥想入定都做不到,效率低到發指。

  挨餓吃不飽的這些天,原含霜的修煉速度直線下降。

  她能確定這毫無由來的饑餓和自己覺醒的擬態脫不開關係,但無計可施。

  “若是坐視不管,我在手上的餘額花完之前,根本沒法到達一階。如果不盡快到達一階,晉升為天賦者格鬥家,就算騰出時間去格鬥館上班,賺到的錢也不夠我填飽肚子,這樣下來,豈不是陷入惡性循環。”

  說來尷尬,要是以上回喝空精神力基地營養液桶的食量來算,以她現在手裏剩餘的錢,遠遠不夠吃飽一次。

  得想個辦法,去哪裏蹭飯才行。

  原含霜摸了摸空蕩蕩的肚子,神色憂傷:“也不知道星際有沒有能夠吃自助餐的地方......”

  懷揣著這樣卑微的願望,她出了門。

  原含霜穿越後,一直掙紮在溫飽線上,再加上早就過了好奇的年紀,比起逛街還不如花更多時間在修煉上,鮮少來城區中央逛。

  令人更難過的是,對於高生產力的星際人民而言,溫飽早已不是需要擔心的問題,自助餐形式有,但貴得嚇人,通常隻有中央星係才有這種奢侈餐廳。

  不得已,原含霜隻能折道而返,同時思索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

  拐過彎後,前麵一片懸浮車在光帶上緩緩升起。

  盡頭有一座天賦者初級學院,不少到點放學,和她同齡或更大一點的學生聚在學院門口三三兩兩結伴告別。

  這些星際小孩個個營養頂好,唇紅齒白的,穿著統一整整齊齊的製服,臉上洋溢著青春和稚氣。

  不少路人都對他們報以羨慕的眼神。

  隻有評定出擬態等級的天賦者才能被準許入學初級馭學院。而對於偏遠星的普通家庭來說,出現一位,那都是全家的希望。

  人流裏,一位光鮮亮麗的小少爺連聲抱怨:“終於放學了,真累。”

  他將空間紐扣遞給站在懸浮車前的管家,在原地伸懶腰:“討厭的寄宿製,每周回家一次,什麼時候才能畢業去中級學院。”

  路過時原含霜不經意掃了眼,發現這小孩竟然是她在精神力覺醒基地裏有過一麵之緣的古少爺。

  旁邊的同齡小孩跟著附和:“就是,學院裏提供的營養液真難吃。我得趕緊回家讓機器人給我好好做頓大餐,果然免費餐食就是沒好貨。”

  “你們家是機器人做飯?”

  古少爺斜了他一眼:“我們家都是廚師做飯,一日三餐用飛船從隔壁飼養星球運來的新鮮食材。真正好吃的菜,機器人是做不出來的。”

  被奚落的小孩麵色一紅,唯唯諾諾地說是。

  要知道,廚師在星際可是極為稀有且高薪的職業。

  這一段小孩子攀比的對話被另一個人收入耳中,關注點完全跑偏。

  什麼?免費管飯?

  初級學院竟然管飯吃?!

  正在苦惱餐費不夠的原含霜頓時眼睛一亮。

  世上還有這種好事?那我可不就來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