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開局一條鯤 > 第1章 01
  1999星,精神力擬態覺醒基地。

  天剛蒙蒙亮,門口便排起了長隊,一眼看不到盡頭。

  守在門口的警衛瞇起眼睛,看見驟然亮起紅光的儀器,迅速出手,厲聲警告:“你的年齡沒有達標,出列!”

  被攔住的小孩怯生生地看了工作人員一眼,撒腿就跑。

  後者皺眉看著小孩的背影,旋即抬高聲音:“我再強調一遍,精神力擬態覺醒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未滿八歲不得進行覺醒操作,否則可能對腦域造成永久損傷。”

  “再者,你們的真實骨齡都會在儀器上顯示出來,不要抱有僥幸心理!”

  聞言,人群一陣騷動。

  幾位小孩左看看,右看看,彼此眼裏都有遲疑,但仍是不願離開。

  見狀,警衛也懶得再說什麼。

  1999星位於帝國疆域邊沿,本就是顆物資貧乏的偏遠星,生活在這裏的大多是些勉強掙紮在溫飽線上,領著帝國低保的公民。

  可想而知,這樣貧困的家庭若是能出一位天賦者,無異於飛上枝頭變鳳凰,光這一點便能引得人們前赴後繼,爭先恐後將孩子送來檢測。

  覺醒擬態很簡單,覺醒能成為天賦者的擬態卻很難,覺醒高等級擬態更是難上加難。

  以警衛多年經驗來看,出現一個天才的幾率和中彩票差不多。

  “下一位。”他招了招手,示意後麵人上來。

  接下來這位小孩比其他小孩略矮略瘦,同樣穿著破舊廉價的衣物,唯一惹眼的是她紮在腦後的燦爛金發,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這種發色在星際十分罕見,帝國最出名的金發家族便是軒轅皇室,他們的金發如同烈日熔巖般燦爛,每一次皇室活動都能成為矚目焦點,以至於不少帝國人都對金發有喜愛情結,人均金發控。

  “叮!年齡合格!”

  很快,儀器發出顯示通過的綠光。

  警衛嚴厲的麵色肉眼可見柔和些許:“進門後走到左邊隊列站好,不要插隊,會有其他人指引你們覺醒精神力。”

  “謝謝。”

  原含霜點了點頭,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徽章,走進這棟鋼鐵建築。

  建築內又是一串長長的隊伍,但人比起門外已經少很多。

  和其他孩童臉上出現的拘謹膽怯不同,她看起來並不緊張,甚至還有閑心東張西望,打量室內的布置。

  誰也想不到,這具幹癟瘦小的身體裏,會藏著一個成年人的靈魂。

  原含霜是個穿越者。

  她上輩子是個勤勤懇懇的武術修習者,被譽為華國武術未來之星。出道十年,眼看著就要登頂武道巔峰,沒想到在即將功成名就的當天忽然遭遇車禍,導致癱瘓。

  這件事情給上輩子的她帶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距離自己夢寐以求的獎杯隻有一步之遙,其中心理壓力並非常人能夠想象,最終積鬱成疾,鬱鬱而終。

  再醒來,原含霜來到了星際時代。

  穿越後的生活用兩個字形容是清貧,一個字形容就是窮。

  星際時代人民武德充沛,格鬥館遍地開花。

  但比起她前世那種華夏古武統治全球的武道時代,顯然還是差了不止一星半點。至少曾經那些驚才絕豔的古武,已經幾乎消失在茫茫曆史裏,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實用性戰鬥搏擊術,讓她這個武道大師扼腕歎息。

  在地鐵老爺爺看手機一樣觀看了這個世界的武術水平後,原含霜便打算帶著這幅健康的身體,重操上輩子舊業,弘揚華夏古武,進行降維打擊。

  可惜她這輩子年紀小,又局限於小女孩的體型,力氣比不過成年人,隻能在格鬥館給人打打表演賽,領點微薄工資。聯想自己上輩子表演一場和這輩子幾乎白給的價格,簡直大海全是淚。

  不過這一切都止步於不久之前。

  因為原含霜發現了這個星際時代真正的特色。

  ——精神力擬態。

  星際時代,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精神力擬態。

  這些精神力擬態的種類千奇百怪。有動植物,奇異魔獸,元素體,機械生命,甚至是僅存於上輩子人類幻想中的幻想種,例如龍,天使,惡魔.....它們掙脫了想象的局限,成為真實的存在。

  其中又有一些覺醒了擬態天賦的人,他們可以踏上修煉的道路,這樣的人又被稱之為天賦者。

  數千年發展到現在,天賦者已經成了全星際最尊貴的職業。

  擁有頂級擬態的天賦者和自己的擬態同調後能夠輕易以肉身行走宇宙,在虛空中同蟲族作戰,甚至可以在眨眼間毀滅一顆星球,擁有開天辟地的偉力。

  除此之外,覺醒了普通擬態的普通人也能將自己的擬態運用到生活各種地方,經過多年發展,精神力擬態已經融入星際各個角落,極其普遍。

  前兩天在地下格鬥館例行打工時,原含霜忽然頭痛難忍。

  有經驗的前臺小姐姐告訴她,這可能是精神力即將覺醒的標誌。

  “你都九歲了,還沒有覺醒精神力?”

  小姐姐略帶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一般人八歲生日一到,就會去基地進行覺醒儀式。像你這樣直到九歲精神力還沒有覺醒的小孩,我還是第一次見。”

  她用開玩笑的口吻道:“這麼久才覺醒,說不定是一個強大的擬態呢?”

  原含霜一聽,立馬來勁了。

  縱觀整個星際,天賦者都是其中最尊貴的職業。若是能成為天賦者,未來無異於走上一條康莊大道,比她現在打的這份黑工更有錢途。

  現在原含霜隻能在格鬥館當普通陪練,賺最低廉的辛苦錢。但一旦能夠成為天賦者,她就是高貴的天賦者格鬥家,每一場的價格都是之前的幾倍起跳。

  更何況,這個世界高端戰力全部都是天賦者。星際世界,沒有前世那樣全球共同參與舉辦的武道大賽,倒是有各種天賦者比賽。

  原含霜並不想放棄自己熱愛的武道,能幸運重活一回,重獲完好身軀,不爬上一次這個世界的頂端看看風景,又怎麼能夠甘心呢?

  打著升級業務的主意,也為了自己的未來著想,做了一遍職業規劃的原含霜馬不停蹄地來了,並暗自期盼覺醒個帥氣拉風的強大擬態。

  隊伍以緩慢的速度往前走,她終於看見室內全貌。

  覺醒基地的中央內放著一臺白色的圓柱形金屬儀器,有數人合抱那麼大,看起來有些年頭了,像個鏤空的宇宙登天艙,極具科技感。

  周圍站著好幾位工作人員,負責招呼小孩。

  “放輕鬆,不要想太多,直接站到中央,一會就好了。”

  原含霜探頭去看,正好看到排在最前麵的孩子一臉害怕地踏進儀器中央。

  待人站穩後,儀器上方頓時彩光閃爍。小孩一愣,嚇得哇哇大哭。

  下一秒,無數縷淡藍色的絲線從小孩頭頂冒了出來,逐漸在半空中匯聚成型,最後變成一隻嘴裏叼著草的白兔,吧唧一下掉到小孩手裏。

  “喲,是靈草兔,F級擬態,不錯。”

  一旁抱著檢測儀器的工作人員低頭記錄:“這個種類的擬態一般都是輔助係......恭喜,你未來可以成為一名天賦者!”

  場館裏響起稀稀拉拉的掌聲。

  小孩打了個哭嗝,抱著手裏的靈草兔,破涕為笑。

  所有人都在為誕生了一位新的天賦者鼓掌,偏偏有人高聲唱反調:“切,等級最低的垃圾擬態,有什麼好鼓掌的。”

  說這話的小孩身上衣服華麗繁雜,鼻子翹到天上,不難看出家境優渥。

  原含霜心裏好奇,主動上去搭話:“精神力擬態還分等級嗎?”

  “那當然!”小少爺斜睨了一眼,倒也沒出聲嫌棄她這個什麼也不懂的土包子:“按照強大與否,精神力擬態分為SABCDEF七個等級。F是其中最低等。”

  “F級擬態不僅弱,修煉效率還很低,和高等級完全不能比。S級擬態冥想一天,就能頂F級半個月,你說算不算垃圾?”

  很快,小少爺就排到了登記臺前。

  原含霜聽見工作人員用特別恭敬的語氣喊他“古少爺”。

  別人覺醒隻需要一個人幫忙,古少爺覺醒幾乎驚動了場館裏所有人。

  而少爺的覺醒果然不同凡俗,頭上冒出的精神力絲線比平常人多出好幾倍,把整個儀器包裹。這些絲線落到地麵,化作一隻通體斑斕的小老虎,額心上燃燒著一絲火焰,看起來威風凜凜,氣場非凡。

  “哇!是赤焰斑斕虎!”

  排隊的小孩們紛紛羨慕地驚呼出聲:“我隻在星網上看過它的視頻,天啊,太酷了!”

  赤焰斑斕虎是妥妥的高等級擬態,名列星際擬態榜。攻擊猛烈不說,速度還快,無數人為之夢寐以求。

  就連負責覺醒的工作人員也是第一次見這麼珍稀的擬態,驚呼之餘紛紛拍照留念。排隊等候的孩童更是豔羨萬分,驚歎聲此起彼伏,要古少爺臉上倨傲之色更甚。

  “修煉到五階,赤焰斑斕虎就可以長到幾米長,天生的戰鬥苗子。”

  看著小少爺離去的背影,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忍不住感慨:“不愧是古家的少爺,覺醒的還是自己家族招牌的擬態。”

  “每個人覺醒的精神力擬態不是隨機的嗎?”原含霜問。

  工作人員擺擺手:“通常情況下是隨機的,但星際有一些遺傳繼承了古老血脈的家族,這樣的家族都有自己的招牌擬態。例如古家的赤焰斑斕虎,骨家的銀翼白隼,他們家族成員會有很大概率覺醒這兩種強力又稀有的擬態。”

  擬態還能有繼承製?原含霜相當驚奇。

  “那當然了。就比如剛才的小少爺,他其實隻能算旁係,但他覺醒了自己家族的招牌擬態,應該很快就會被古家主家接回去好好培養。”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工作人員便隨口給她科普:“刨除血脈因素,精神力擬態還和一個人的性格有關。但即便如此,強大稀有的擬態覺醒概率還是很低,和開盲盒差不多,全靠運氣。”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很快就排到了她。

  原含霜按照指示站到儀器中央。

  下一秒,彩燈亮起。

  她感覺無數道冰涼的射線從自己身上掃過。

  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從四肢百骸匯聚到頭部,集中在天靈蓋。

  很快,原含霜清楚的看到,一條又一條藍色的絲線從自己的頭頂抽離而出,仿若花千樹,絢爛美麗至極,最後被牽引著緩緩聚集在一起。

  有什麼東西正在從絲線中誕生。

  她自己意識恍惚,殊不知周圍旁觀者的驚訝。

  “這麼多精神力絲線?”

  方才還漫不經心的工作人員頓時睜大眼睛:“數量比剛才古少爺還要多些!”

  “不,不止。”

  說多些還是含蓄,明眼人都能看出,從這位金發小女孩頭頂聚集的精神力絲線,儼然是方才古少爺的數倍。

  數量磅礴的精神力絲線幾乎鋪滿整個覺醒基地,場麵極其震撼。

  1999星物資貧瘠,誕生的精神力天賦者也極為稀少。

  因為天賦者稀少,所以很難拿到帝國財政部的額外撥款,以至於許多基礎設施跟不上。若是能夠檢測出一位天才,對整顆星球來說都是件好事。

  負責登記的工作人員緊緊盯著麵前的光屏。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著上方的字母幾度變換,最終定格在了D。

  “不可能吧!抽離了這麼多絲線,怎麼才D級?”

  工作人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古少爺覺醒赤焰斑斕虎已經很驚人了,金發小女孩頭上出現的精神力絲線卻比他還要更多,這如何不讓人大吃一驚?

  大家都在心底期待一位B級天才的誕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卻隻有D。

  大起大落之下,眾人皆是大失所望。

  “D級很低嗎?”

  原含霜剛找回自己的意識,便聽見這句話,下意識問道。

  在其他人全神貫注盯著檢測光屏的時候,她的精神力擬態也從一大堆漫天飛舞的藍色絲線中誕生。

  和其他人不同,自己的精神力擬態是一條巴掌大小的紅白錦鯉,誕生後就漂浮在空中,拍著尾巴遊弋過來,親昵地貼了貼她的臉頰。

  看見錦鯉,工作人員麵色更加遺憾:“不......也不算很低。”

  事實上,D級在1999星已經是矮個裏拔高子。若是入學1999星上的初級學院,絕對能成為老師重點栽培的對象。

  隻是原含霜先前覺醒精神力時產生的聲勢太過浩大,好不容易燃起期待,卻看到這樣的結果,心裏難免落差。

  畢竟錦鯉這樣平平無奇的擬態,每個月都能覺醒好幾位,堪稱平平無奇。

  工作人員對這樣的場麵司空見慣,出聲寬慰:“你已經很幸運了,不少小孩覺醒了錦鯉,其中有資格能成為天賦者的還真沒幾個。放心吧,擬態等級隻能決定修煉速度,D級天賦完全可以入學咱們星球上的初級學院。”

  作為一個成年人,麵對幾歲小孩,心裏再失望,當麵還是以鼓勵為主。

  “千萬不要灰心喪氣,隻要刻苦修煉,高考未嚐不能衝擊七大高級學院,前往中央星域發展,加油!”

  原含霜:“......”

  這一席話真的不是在致鬱嗎?還好她不是普通小孩。

  “對了,大哥哥,一個人的精神力擬態隻有一種形態嗎?”

  看了一會其他小孩的覺醒,金發女孩冷不丁仰頭問他:“就比如我的錦鯉,它有沒有可能變成飛起來的鳥?”

  工作人員慈祥地看了眼這位異想天開的小女孩,眼神宛如看智障:“別傻了,孩子,一個人當然隻有一種擬態。就算是修煉到聖階,錦鯉也永遠隻可能是錦鯉,怎麼可能變成會飛的鳥,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鑒於小女孩看起來實在沒常識,工作人員給她發了本免費配發的冊子:“好了,我還要繼續工作呢,你趕緊去留觀區吧。”

  原含霜沒有說話。

  看著工作人員遠去的背影,她翻開冊子,眼睛在“每個人隻有一個擬態”上停留許久,終於挪動腳步,在另外幾位工作人員那裏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一刻鍾後,原含霜推開盥洗室的門。

  按照工作人員的說法,一個人的精神力擬態隻能擁有一種固定形態。

  可早在覺醒之際,原含霜就有一種強烈的預感。

  ——她的精神力擬態,還存在著另外一種不為人知的模樣。

  就像雙麵鏡一樣,存在雙麵形態。

  狹窄的隔間裏,小女孩安靜地張開手掌。

  遊弋的錦鯉輕飄飄地落到她的手心。

  感知到主人的命令,下一秒,淡藍色的精神力絲線開始重組,魚鰭幻化為翅膀,魚鱗被柔軟的羽毛取代,魚嘴拉長變尖,魚腹長出尖利爪牙。

  “啾!”一隻毛茸茸,眼看著就還沒有斷奶的黑色小鳥憑空出現,和主人大眼瞪小眼。

  在心裏期待著帥氣擬態的原含霜:“......”

  好吧,雖然是雙麵擬態,但第二種形態看起來也不是很能打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