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超級醫道高手 > 第六百六十六章詭計(下)
  “是戴維先生,那個年輕人有麻煩了。”

  來的人正是蘋果會所的管家戴維,大家紛紛向兩側避讓,給他讓出一條路。

  戴維帶著人來到近前,看了一眼地上躺著一動不動的威爾和四個黑人大漢,神情嚴厲地對著一個手下說道,“去看看威爾少爺。”

  “威爾少爺,您怎么樣,沒事吧。”那個手下推了推威爾,他卻是沒有任何反應。

  那人趕緊把人翻了過來,發現他臉色鐵青,嘴角眼睛里有血流了出來,已經是沒有了呼吸。

  他趕緊試了一下威爾的呼吸,神情惶恐地叫道,“不好了,威爾少爺死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瞬間炸裂,誰也沒有想到竟然鬧出了人命,而且對方還是布魯斯家族的威爾少爺。

  戴維神色大變,威爾少爺死在蘋果會所,他也脫不了干系,“醫生呢,趕快叫醫生過來。”

  唐琪和陸青青頓時緊張無比,拉著唐正的手臂,“哥,怎么辦,他不會真的死了吧?”

  唐正神色陰沉,作為武道高手,他對自己下手的力道是很有分寸的。剛剛抽威爾那一巴掌,他并沒有用多大的力度,根本不會讓對方死掉。

  他要過去查明情況,看看人到底死沒死,又或者是被人下了局,想到這里,他邁步上前,“我是醫生,我看看。”

  “人是你打死的,你沒有資格給病人看病。”戴維上前攔住唐正,對著手下說道,“給我把這幾個人控制住,不能讓人跑了。”

  這三個人就是罪魁禍首,要是威爾真的死了,他也能把這三個人交出去給布魯斯家族一個交代。

  聽到戴維的吩咐,幾個保安上前就要控制三個人。

  “唐琪,這幾個人交給你。”唐正說完,一個閃身已經來到威爾跟前。

  把手放在威爾的脈搏上,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果然如他猜測,威爾是被人下了一種特殊的藥劑,這種藥劑本身無毒,卻可以讓人的身體組織變得脆弱,抵抗力嚴重下降。

  由此可以看得出來,從發生沖突開始到現在,都是有人在背后布局。威爾應該就是其中的棋子。

  布這個局的又是誰,唐正馬上想到威廉。這個局受益最多的就是威廉了。

  同為布魯斯家族的人,威爾應該是他一個威脅,威爾死了他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而自己幾次三番壞了他的好事,威爾死在自己手里,布魯斯家族和m國的法律不會放過自己。

  不過,值得慶幸的時候威爾現在還沒有死透,他還可以讓人醒過來。

  唐正拿出銀針,就要給威爾施針。

  一直躲在人群后的威廉看到唐正要救治威爾,他雖然并不認為唐正能救治好威爾,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阻止了唐正,“抓住那個人,不能讓他動我弟弟。”

  立即有兩個人朝著唐正而來,唐正睥睨了兩人一眼,發現兩個都是地境大圓滿的修為。

  這兩個人對于他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威爾現在命在旦夕,不能再耽誤下去。

  “威廉,你這栽贓嫁禍的本事還真是夠大的,你給你弟弟下毒,讓他身體變得脆弱。現在又不讓我救人,你真是夠歹毒的。”

  威廉被唐正一語道破心思,震驚不已,心里暗道,“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難道他能看出來威爾中毒了,這不可能呀,威爾中的毒根本沒有毒性,他怎么能看出來。”

  “不管怎么樣,不能讓這小子給威爾醫治,萬一威爾活過來,一切計劃都泡湯了。”

  想到這里,威廉對著兩個供奉說道,“是這小子殺了威爾,給我抓住他。”

  兩個供奉此刻已經來到唐正身前,聽到威廉的話,同時出手。

  唐正手里捏住三根銀針,他要先把威爾的穩住。

  就在銀針落下去的瞬間,兩個供奉的拳頭也到了。唐正只能把后背給兩個人,硬挺著挨了兩拳。

  “砰!”

  “砰!”

  拳頭先后落在唐正的背上,唐正的身體卻是紋絲未動。

  兩個供奉這一下慌了,兩個人都是玄境高手,手掌的力度有千斤。別說打在人的身上,就是打在石頭上,也能把石頭打碎。

  唐正卻是連動都沒有動一下,他們都有些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沒有用力。

  此刻唐正已經把三枚銀針刺入威爾體內,他站起身來,冷冽的目光在兩個供奉身上掃過,兩個人身體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給我上,抓住他。”威廉在后邊喊道。

  兩個供奉互相看了一眼,一個供奉來到唐正跟前,一伸手,施展出大力金剛爪向著他的脖子抓來。

  唐正一拳迎了上去,拳爪相交,隨著咔嚓一聲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遍整個會所。

  “啊!”

  大家朝著供奉看去,只見他的抓向唐正的整個手掌的骨頭竟然被一拳硬生生的打碎。

  “這……”

  威廉眉頭緊蹙,這個供奉的一身修為都在這雙手上,他的一雙手掌可以穿金斷石,如今居然被對方的一拳打碎了。

  不僅是他,周圍的人都愣住了,一個個大張著嘴巴。

  唐正一擊得手,不給對方半點喘息的機會,碩大的拳頭再次向著對方砸了下去。

  另一個供奉眼看不好,也迎了上去。

  但唐正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境,兩個人間的修為已經有了極大的差距。

  他的拳頭在距離唐正還有一寸的地方猛地停了下來,然后整個人飛了出去。

  于此同時,另一個供奉拳頭砸了過來,這一拳是朝著唐正的胸口而來的。

  但是對方的拳頭打在唐正身上同時,唐正的拳頭也打在對方的胸口上。

  只聽咔嚓一聲,對方的胸骨硬生生的被砸得向里面塌陷,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后飛去。

  兩個供奉趴在地上,嘴里大口地吐著鮮血。

  “你……”

  “你敢當眾行兇,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威廉對著手下的保鏢喊道。

  他身后的保鏢站在原地,沒有一個向前的。他們只是詹姆斯家里的保鏢,并沒有把命賣給詹姆斯家,眼看著對方如此厲害,上前就是送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