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崩壞模擬器你找的人是我么最新章節 > 457.最后一戰,暢快淋漓!

對于奧托的仇恨,是高奇家許多姑娘們無法忽視的情緒,她們可從來沒去想過奧托搞出這些糟爛事的原因,也從來不需要想。
既然奧托在迫害她們,利用她們,將她們放在計劃中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想脫她們也有家人與朋友,也有所愛之人。
那么,就是血仇了,這種仇怨,不會因為對方在高奇回到過去一次,多出了一個學生身份之后,有任何衰減——做了高奇學生,還墮落成如今的模樣,那她們就要親自幫高奇清理門戶!
但是,比起仇恨,此時此刻,驅動所有人戰斗的理由,也許,更多的是為了守護她們來之不易的美好家庭。
這場戰斗,只會有一個結果!
高奇家的每個姑娘,都只會迎來勝利!
吱呀——轟!
如同北歐神話中,貫穿天宇,撐起九界的世界樹一樣,在那無邊無垠的虛數之樹小小的一隅上,激烈而恐怖的戰斗正在不斷發生。
若是從遠處看,能看到一個巨大的,漆黑的發條巨人,正在與一個散發著璀璨金光的人影不斷對碰,而數十個散發著光芒的小點,則是在圍繞著巨人,不斷向他潑灑著各種力量。
但,如果湊近觀看,觀察者則會發現——什么都看不清!
那是當然的啊,原本湊在這里的人,便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而在虛數之樹這世界本源力量的影響下,所有與之相關的力量,都被數倍增幅,更是讓這場戰斗變得激烈異常,若是在現實宇宙發生,恐怕造成的破壞力,比起以往的大崩壞還要恐怖。
而沖在最前方的人,毫無疑問就是高奇。
砰——砰砰!轟!
將虛數力量以最為簡單的方式放出,高奇此刻的雙目,正不斷閃爍著閃耀的光芒,在他的身后,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巨大虛影正在不斷出現又消失,與奧托化身的偽神巨人彼此用最純粹的力量相互碰撞,仿佛是什么特攝片的內容。
雖然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但是師生兩人都有些樂在其中——哪個男人會不喜歡操縱巨大人形機甲彼此互毆呢!雖然這種戰斗方式沒必要,但是真的很帥啊!
當然,這也是無可奈何,高奇也想干脆利落的結束這場戰斗,給奧托一個他想要的,加上自己作為老師更多自由發揮的的結局,但是真正上手之后,高奇知道,自己的學生可不是這么容易就能夠被解決的。
顯然,對自己的老師,他可是和面對琪亞娜她們不一樣,不會有任何留手,肆意的揮灑著自己的力量,打算和高奇來一場不留遺憾的戰斗。
靠著五百年的計劃與準備,奧托為自己的終幕之戰,可比原作中為了復活卡蓮而做的一切,更加仔細,也更加不需要考慮后果,同樣也不需要留手。
也正是因此,此時此刻的奧托,比起原作中的偽神,強大的可不止一星半點,至少高奇覺得,如果再讓原作中的比安卡和琪亞娜一起聯手作戰,能不能打的過,絕對是未知數。
至少現在,奧托已經通過各種計劃,包括天命的實驗與世界蛇的交易,成功與虛數之樹建立了聯系,獲得了近乎無限的崩壞能,而他的身上,十一種律者權柄正在不斷強化,幾乎到了可以與高奇勢均力敵的程度。
兩個人掌握的律者權柄,都無法對對方生效,所以最后的結果,只可能是用最純粹的力量塑造出巨型作戰機甲,兩個人來一場真男人的對碰。
當然啦,高奇其實還有其他底牌,比方說,現在的他可是已經通過自己的小女友鈴,掌握了侵蝕之權柄,更是有著幾種法則之力加持,不過嘛這場戰斗,高奇反而不是主角。
畢竟,高奇已經知道,自己的學生并非真正的惡人,而是在扮演一個惡棍而已,雖然他的惡行貨真價實,但他所做的一切,似乎的確是為了自己。
站在高奇的角度來看,比起憎恨,他更多的是遺憾與不爽,實際上,他不覺得,如果奧托繼續做一個好人,自己就無法戰勝自己的大敵,奧托犧牲了自己的未來,來換取老師的勝利,這甚至讓高奇感覺到了一絲愧疚。
但——高奇可以愧疚,高奇家里的姑娘們可不會愧疚,高奇覺得她們也不需要知道師生之間的交談,這樣反而會讓她們陷入糾結。
既然有仇,那么報復回去就完事了!
這場戰斗的主角不是高奇,而是家里和奧托有仇的姑娘們,高奇只需要保持勢均力敵的戰斗,讓她們成為影響勝負的砝碼——而顯然,奧托,也很滿意高奇的打算。
轟——
漆黑的發條巨人,與巨大的金色人影撞擊在了一起,巨人的雙手互相對撞,開始角力,純粹的,不含任何技巧的崩壞能傾瀉而出,能量構成的光暈,甚至仿佛在虛數之樹上開啟了新的枝杈。
對于兩人來說,這場戰斗,當然值得銘記。
“這力量既不屬于凡人,也不屬于律者,是虛數權柄的原始姿態,是大千世界的真理化身,老師,來仔細品味這份力量吧———”
“那還用——你說!來,大家一起上!”
而想要復仇的姑娘們,也要和過去那充滿憎恨的記憶——做個了斷!
“來吧,你這小丑,你要戲劇,我就陪你出演,和在新西蘭一模一樣,你最好給我快點去死,別耽誤我和高奇重逢的時間!”
面對巨大而漆黑的發條巨人,風之律者溫蒂的臉上,久違的出現了當初面對琪亞娜她們時,那一副狂放而猙獰的表情。
溫蒂剛剛才與高奇重逢沒有幾天,而且也深刻理解了,高奇哥實際上與自己反而是初見這一事實,不過她對此倒是沒什么遺憾的,只不過,是自己出來的有些早而已——但是,對付奧托的話,她可不想缺席這一盛會!
畢竟,即便到現在,她也還記得那段絕望的時光,作為女武神的自己,曾經那么崇拜身為大主教的奧托,也認為自己在為拯救世界而在,也正是因此,在天命進行渴望寶石實驗的時候,她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報名參與了其中,并最終被植入了渴望寶石。
但,她最終卻只是得到了雙腿的殘疾,以及更加殘酷的實驗,她從未想過,天命在黑暗之中還擁有這樣的一面,在戰士們于正面戰場上舍生忘死的同時,背地里卻有如此多的蟲豸在暗中挖塌人類的城墻。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奧托·阿波卡利斯。
如果沒有高奇,沒有高奇哥的話,溫蒂難以想象,自己會變成怎樣的怪物,最終會落到怎樣的境地,溫蒂很少去想,但毫無疑問,是某個壞家伙,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讓她有了爭取自己幸福的機會。
雖然高奇哥這家伙,現在還傻不愣登的,拒不承認過去對自己做下的那些那些壞壞的事情,但是溫蒂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太過著急,用不了多久,高奇就會回憶起,或者說創造出兩人相遇的記憶,這一點,高奇家的姑娘們也都和她講過,她只需要一點點耐心。
雖然之前在新西蘭打過一架,不過溫蒂到是和琪亞娜她們相處的很好,同為律者的她們有許多事情可聊,溫蒂也沒想到,當年那三個b級女武神,今日會有此成就,不僅力量遠在自己之上,甚至也同樣被高奇這家伙拱過。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好事,而在讓高奇哥盡早創造出已經產生的美好回憶,和她一起享受美好的生活前,她需要讓自己最后的仇恨,徹底消弭!
“再來一次,安娜,我們一起!”
身體原地快速旋轉了起來,被繃帶包裹的光潔素足,在潔白的虛數之樹上高速移動著,在這虛數的源點,溫蒂開始理解了不久之前,高奇嘗試讓他們理解的“法則”的力量,這力量不只是創造狂風,也并非只是完美的理想流體,而是某種概念性的“風”。
這種風可以讓溫蒂盟友的所有動作更加迅捷,沒道理的快上些許,卻也同時可以讓他的敵人行動遲緩起來,而且開始某種“風化”過程,仿佛經受了成千上萬年的風吹日曬,讓那巨大人形完美的外表,出現了些許侵蝕的痕跡。
作為律者,溫蒂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和三個B級女武神打的有來有回的人了,她的力量與過去已經有了云泥之別,但正是如此,他才能感受到,勉強化作“偽神”的奧托,究竟有多么強大。
“喔,好,好的,請小心,我要火力全開了!”
不遠處,一直在外圍復雜輔助的安娜·沙尼亞特聽到了溫蒂的話語,立刻輕輕點了點頭,那柔弱而惹人憐愛的臉蛋,浮現出了堅毅的表情。
她曾經退縮過一次,而這一次,即便面前的奧托,是曾經她從未想過要與之對抗的存在,而身為隕冰之律者的力量,在不斷向她發出警告,警告她面前的人究竟有多么不好惹,力量是自己十倍乃至更強,除了高奇之外恐怕沒人能夠與之對抗,但是她依舊沒有任何退縮。
冰晶在周身匯聚,引力開始歪曲,安娜毫不猶豫地解放了自己的全力,那華貴的隕冰之女王姿態再度出現,她的容貌也被深邃的黑色所取代。
“別想,傷害,高奇先生!”
一瞬間,巨大的引力奇點在安娜的雙手中形成,巖之律者的引力權柄盡數爆發,復現了五萬年前那能夠讓大陸架沉降的威能,隕冰之女王的雙手交疊,對著面前的那漆黑的巨人猛地握了下去。
頓時,數個引力奇點憑空出現,擬似黑洞的強度遠超布洛妮婭和瓦仈爾特過去最喜歡模擬的強度,隕冰之律者的權柄轟然爆發,將那漆黑巨人的身形釘在了空間之上,雖然只有一瞬,但奧托確實是一動也不能動了。
然后——
“天動——萬象!”
說著高奇教給她的羞恥臺詞,安娜在身后憑空創造出了數枚小巧的,卻蘊含著可怕能量的寒冰隕星。
作為冰之法則的持有者,高奇能教給安娜的知識顯然更多,這種對萬物能量的剝奪,乃至“歸零”的力量,雖然高奇并沒有完全熟悉,而安娜更是一知半解,但僅僅是理解與思考,便讓安娜的冰之權柄得到了長足的進步。
下一秒,溫蒂化作的狂風,將冰晶隕石化作了轟鳴的炮彈,直接撞向了那高大的發條巨人。
這可是足有數百米的大家伙,在物質世界制造出來完全不現實,但是在虛數之樹的空間之中,一切夢想卻都會變成現實,而面對此等強敵,兩位律者自然是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
簌——轟!
然而,這一瞬的凝滯,卻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巨大的發條人形的胸口處,奧托本體所在的位置閃爍出了漆黑的光輝,他的身體瞬間擺脫了引力井的束縛,巨大的手掌輕輕一揮,就將暴風裹挾的冰晶隕石砸了個粉碎。
“只是這些,可還不夠,律者!”
擁有十一種權柄的奧托,雖然只是剛剛得到這份權柄,論起單獨權柄的力量,肯定比不過早已適應了自己律者力量的律者們,但是他掌握的權柄真的很多,而且——虛數能量也多的過分了!
然而,看到攻擊沒有奏效,溫蒂和安娜也沒有任何猶豫,連綿不絕的攻勢繼續迸發而出,風與雪匯聚成了恐怖的寒冬風暴,讓周遭的環境仿佛陷入了天災之中。
下一秒,狂風暴雪之中,一個比起高奇與奧托塑造的人形小一號的人影陡然出現,小識那傻不愣登的大臉盤子陡然出現,識之權柄塑造出的力量,揮舞著碩大的“不識時務”板磚轟然落下,方才兩位律者的攻擊只是佯攻而已,真正的殺招還在小識的這一擊!
“吃我一磚!”
在現實之中,識之律者的攻擊無論如何都只能停留在對精神的殺傷,想要在物理層面進行攻擊,往往是小識本人親自出擊,靠的也是純粹的崩壞能外放,但是在虛數空間之中,意識與物質已經不分彼此,小識這個純粹的天生律者,也暴發出了恐怖的戰斗力。
當——邦邦邦!
比漆黑的發條巨人稍小一號的金色人影,并不沒有只砸一磚,而是揮舞著磚頭,纏在了發條巨人身后,直接騎在了巨人肩膀上,毫無章法,仿佛街頭混混打架一般,將自己對于奧托的憤怒,通過磚頭釋放到了她的身上,甚至敲出了殘影,把發條巨人的腦瓜子敲嗡嗡作響。
饒是足智多謀的奧托,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的措手不及,擁有偽神之力的他,下意識的用識之律者的權柄進行對抗,但是遲了一瞬才發現,小識壓根沒和他玩什么權柄與法則,而是選擇最簡單粗暴的原始力量。
“你以為,只有你會虛數之樹的原始力量么?奧托,給我老實挨揍吧你!”
左右開弓,用板磚狠狠揍了發條巨人十多下,小識感覺自己的化身下陡然一空,奧托化身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劃破空間,轉向了另一邊。
奧托明白,自己的戰斗,為何如此吃力了——有人在指揮她們!而且,絕對不是老師!
“赤鳶仙人,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在虛數領域,有高奇在,你解放那種力量,應該問題也不大吧,布洛妮婭小妹妹,我們繼續。”
在不遠處,純白色的虛數之樹枝杈之上,化作摩托車的重裝小兔正在戰場外圍游弋,布洛妮婭的眼眸不斷發出青色的光芒,將指揮信息傳輸給戰場上的所有人,而在她身后,一位高挑豐滿的金發大美女,正帶著自信且興奮的笑容,張開雙臂將她摟在了懷中,將她那有著銀白色長發的小腦瓜,深深埋入了自己的溝壑里。
天命的圣女小姐,自告奮勇的成為了此次戰斗的指揮——沒人比她更了解自己。
不過,那好到過分的身材,讓布洛妮婭承受了不該有的壓力。
“哈,奧托小姐,我和你都是高奇的戀人,請不要用小妹妹之類的說法來稱呼我,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更何況你的進度也不比我快。”
感受著腦袋兩側的力量,雖然這些年布洛妮婭喝了不少牛奶,而律者力量也給她了不少助益,但是她不得不承認,她和這位圣女小姐相比,絕對還差得遠,實際上,就算她成了未來的大鴨鴨,恐怕也比不過這個可以和維爾薇與阿波尼亞一較高下的女人。
不過,現在可不是聊這個的時候,布洛妮婭雖然很不爽奧托的,但她也明白,不管是正和高奇對抗的那個人,還是正坐在自己之后,輕松寫意地指揮全局的人,簡直就是天生的戰術大師。
她能夠將所有人的力量放在最合適的地方,即便面對的力量遠超她的理解,即便她頂多算是個遠不如卡蓮的女武神,她也依舊能輕松掌控全局,壓縮奧托的力量。
如果是玩策略類游戲的話,自己恐怕絕對不是她的對手不過,好消息是,自己恐怕以后,會有個勢均力敵的游戲玩伴了——希兒和布洛妮婭他們都太菜了,以前頂多高奇能陪自己多玩幾把。
“不過,我不得不承認,如果你作為盟友而非敵人存在,那確實還挺讓人開心的。”
將布洛妮婭如同洋娃娃的一樣摟在了懷中,高大的圣女小姐聽聞此言,臉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那我就承蒙夸獎了,布洛妮婭小姐,相信我,你的發育空間還有很多——素裳小姐,請配合一下赤鳶仙人,我想你的師父們恐怕要格外警惕某些事情,對于他們來說,恐怕與奧托的戰斗并非這次行動的主要目的,不過我這個外人就不摻和了。”
而很快,在她的身旁,周身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符華,便緩緩走了出來,與微笑著的天命圣女對視在了一起。
“哈,你與奧托一模一樣,都不讓人省心,謀劃也很難瞞得過你——我可不記得我將這份底牌告訴過你今后家里的日子,怕是不得安寧了。”
光潔的皮膚上,開始出現某種近似羽毛的結構,體內的虛數能量也正在不斷的攀升,符華明眸之中的血色愈發強烈,她正在解放五百年來對自己長久的壓制,將那非人的力量釋放出來。
過重超變·迦樓羅,即便在最艱難的戰斗之中,過去的符華都從未想過激發這種力量,因為一旦使用,那么即便自己能夠消滅敵人,自己的同伴所面對的敵人,也會變成自己。
但是現在符華不得不使用這份能力了,倒不是說奧托有多難對付,雖然其他姑娘如臨大敵,要對他釋放自己多年的怒火,但是符華清楚,奧托依舊和自己認識的那個學生一模一樣,為了高奇,可以犧牲一切。
她的過重超變姿態,只是為了警惕——某些不速之客而已。
下一秒,她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周身仿佛涌起了一道道如朱雀玄鳳一般絢麗的虛影,帶著萬夫莫敵之勢,沖向了奧托化身的巨大發條巨人。
“好累,那你們就瞧好吧,我這一劍,可不輸給師父和太師父!”
而緊接著,巨大的劍影也隨之顯現,素裳愉快的揮出了至強的一劍,雖然她跟羅剎人也有著不小的交情,但是在自己的小男友對比之下,這點友誼倒是不算什么,而且,奧托也希望自己這么做,不是么!
轟!
巨大的劍影瞬間下落,在律者權柄的削弱之下,卻依舊突破了奧托的防御,徑直轟擊在了巨人的腦袋上。
下一秒,怒拳落下。
“寸勁——開天!”
這一戰,該步入高潮了!
————————
咳咳咳,拖得有點久,主要是最后一戰打算認真一點寫,為之后的決戰練練手,給每個姑娘一點戲份,結果一不注意寫了一萬多字還沒寫完實在拖不得了,先發一部分,之后再慢慢寫吧。
大概下一章戰斗就結束了,奧托也會有個合理的結局,雖然之后很想寫點喜聞樂見的劇情,但是畢竟已經沒有機會了還是淺嘗輒止吧。
對了對了,匯報一下鏡流池的情況——果然還是沒出啊,就知道不可能連續歐起來的,不過也不是完全沒出,四十抽的時候把布洛妮婭歪出來了,而且是new,可以說完全不虧啊——接下來,只能看托帕能不能保底了,資本主義的走卒,就是要丟到臥室里狠狠懲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