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小説網 > 被美女撞飛后我覺醒了神眼林凡金碧瑤 > 第1385章 擒賊先擒王!
他看見那幾個軍閥首領正和那個戴著鬼臉面具的男人站在一塊兒,他們圍聚在一起,表情嚴肅,似乎在交流著什么極為重要且機密的事情。
林凡冷冷的看著這些人,眼神中透露出毫不掩飾的殺意與憤怒。
隨后,他腳下動作不停,更加專注地控制著快艇,使其快速地接近目標。
快艇在河面上劃過一道白色的水痕,仿佛是林凡決心的軌跡。
當他穿過幾百米的河面,來到那艘戰船附近時,發現這里的戒備之森嚴遠超他的想象。
只見眾多全副武裝的士兵嚴陣以待,他們分布在戰船的各個關鍵位置,目光警惕地注視著四周。
對進出的人員進行著嚴格而細致的審核,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可疑之處。
任何人想要進去,都要經過層層排查。每一個步驟都嚴謹有序,從身份的核實到隨身物品的檢查,無一不是一絲不茍。
士兵們的表情嚴肅而莊重,手中的武器在陽光下閃爍著冰冷的光芒,仿佛在向外界宣告著此處的不可侵犯。
林凡觀察著這一切,心中暗自盤算著應對之策。
他知道,直接硬闖無疑是自尋死路,但他也絕不會輕易放棄。
他放慢了快艇的速度,讓其在不引起懷疑的距離外徘徊,尋找著突破的機會。
此時的林凡,心跳微微加快,但他的呼吸依然平穩。
他的大腦在飛速運轉,思考著如何利用眼前的局勢,如何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巧妙地混入戰船。
他的眼神堅定而執著,沒有絲毫的退縮之意。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林凡的耐心在等待中經受著考驗。
但他深知,越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越需要保持冷靜和清醒。
他告訴自己,必須找到敵人防守的薄弱環節,然后一舉突破,但始終沒有找到機會。
這讓林凡臉色一變,他的眉頭緊皺,心中瞬間涌起一陣不安。
如果他過去的話,這些人對他進行排查,憑借他們的嚴格手段和敏銳洞察力,就能夠輕而易舉地查出他是假冒的。
林凡無奈之下,只能控制著快艇在附近徘徊著,不敢輕易地靠近那艘戰船。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戰船的方向,心中充滿了焦慮和無奈。每一次想要靠近的沖動都被理智壓了下去,他深知此刻的冒險等同于自投羅網。
就在林凡一籌莫展的時候,遠處的河面上突然出現了大量的戰船和快艇。
之前林凡看見的那些援兵來了,這是敵人的援兵,如潮水一般密密麻麻地出現在河面上!
那一艘艘戰船氣勢洶洶,快艇則如飛蝗般穿梭其中。發動機的轟鳴聲震耳欲聾,打破了原本緊張卻還算平靜的氛圍。
林凡望著這鋪天蓋地而來的援兵,心中愈發沉重。
原本就戒備森嚴的戰船區域,因為援兵的到來變得更加恐怖。
士兵們的呼喊聲此起彼伏,指揮的哨聲尖銳刺耳。林凡的快艇在這混亂之中,顯得更加渺小和脆弱。
他緊咬著牙關,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動。是趁亂冒險一搏,還是繼續等待時機?
林凡的大腦在飛速運轉,額頭上也不知不覺地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援兵的到來讓戰船周圍的防守出現了短暫的混亂和調整,林凡意識到這或許是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
但同時,風險也隨之劇增,一旦被發現,他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猶豫,但很快就被堅定所取代,他決定繼續觀察局勢,尋找敵人防守的漏洞,他相信,只要保持冷靜和警惕,總會有突破的可能。
然而,時間緊迫,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讓火營的處境更加艱難。
他看著前面如潮水般涌過來的敵人援兵,臉色一變,眼神中充滿了憂慮。
現在火營的人和幾個軍閥正在激烈戰斗,雙方目前勢均力敵,戰況膠著。
然而,如果這批敵人援兵抵達戰場,那么力量的天平必將瞬間傾斜,火營就會處于絕對的劣勢,根本不是對手了。
林凡內心感覺到了深深的不安,這種不安如巨石般壓在他的心頭,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如果一個解決不好,火營很可能會全軍覆沒!
這個可怕的念頭在他腦海中不斷盤旋,使他的眉頭緊緊鎖在了一起。
林凡也感覺到了一絲有心無力,盡管他的單兵戰斗力強悍,在過往的戰斗中屢次憑借自身的英勇和高超技藝化險為夷、戰勝強敵。
但此刻,這里的敵人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讓人感到絕望。
那密密麻麻的戰船和快艇,那數不清的敵人身影,仿佛形成了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海洋,要將一切希望都吞噬殆盡。
他緊握著拳頭,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卻渾然不覺疼痛,心中的憤怒和無奈交織在一起,猶如一團燃燒的烈火,卻被厚重的冰層所壓制,無法盡情釋放。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敵人的援兵越來越近,那一艘艘戰船和快艇帶著不可阻擋的氣勢,掀起滾滾波濤。
林凡的雙眼布滿了血絲,眼眶欲裂,卻毫無辦法。
他的喉嚨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緊緊扼住,想要呼喊,卻發不出聲音;想要行動,卻被現實的困境牢牢束縛住了手腳。
每一秒的等待都像是一種煎熬,每一刻的無奈都如同一把利刃刺痛著他的內心。
他多么希望自己能擁有通天的本領,能夠瞬間扭轉這幾乎注定的敗局;他多么渴望能出現奇跡,能讓火營擺脫這即將降臨的滅頂之災。
可是,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他除了滿心的不甘和焦急,什么也做不了。
那洶涌而來的敵人援兵,就像一場無法醒來的噩夢,不斷地在他眼前放大,放大,直至占據了他的整個視野。
最后,他的目光猶如兩道銳利的閃電,堅定地鎖定了前方的那艘核心戰船。
在那一瞬間,他的眼神中不再有絲毫的猶豫和彷徨,只有破釜沉舟的決絕。
“擒賊先擒王!”
擒賊先擒王,這是他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唯一能想到的策略,也是唯一有可能拯救火營于水火的辦法,只能這樣做了。